六爻在线起卦 | 八字在线排盘  | 玄空飞星 | 在线取名 | 奇门遁甲在线起局 | 紫微斗数排盘 | 梅花易数 | 大六壬 | 金口诀 | 小成图 | 小奇门
首 页 | 奇门排盘 | 电脑简测八字算命 | 在线测姓名 | 奇门遁甲在线排盘专业版 | 详批八字 |  在线周公解梦 | 免费在线算命  | 在线万年历老皇历

元亨利贞网在线算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张岩客奇门遁甲培训
八字全面在线详测八字终身运程详批观音禅寺重建缘起杜新会奇门博客李计忠老师乾易网
真人在线算命大街在线生辰八字算命在线详批八字算命易学威客悬赏预测在线详批八字算命
楼主: 希晴

南華真經講解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5 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线生辰八字算命


譯文

  當年趙文王喜好劍術,擊劍的人蜂擁而至門下食客三千余人,在趙文王面前日夜相互比試劍術,死傷的劍客每年都有百余人,而趙文王喜好擊劍從來就不曾得到滿足。像這樣過了三年,國力日益衰退,各國諸侯都在謀算怎樣攻打趙國。太子悝十分擔憂,征求左右近侍說:“誰能夠說服趙王停止比試劍術,贈予他千金。”左右近侍說:“只有莊子能夠擔當此任。”

  太子於是派人攜帶千金厚禮贈送給莊子。莊子不接受,跟隨使者一道,前往會見太子說:“太子有什麽見教,賜給我千金的厚禮?”太子說:“聽說先生通達賢明,謹此奉上千金用以犒賞從者。先生不願接受,我還有什麽可說的!”莊子說:“聽說太子想要用我,意欲斷絕趙王對劍術的愛好。假如我對上遊說趙王卻違拗了趙王的心意,對下也未能符合太子的意願。那也就一定會遭受刑戮而死去,我還哪裏用得著這些贈禮呢?假如我對上能說服趙王,對下能合於太子的心願,在趙國這片天地上我希望得到什麽難道還得不到!”太子說:“是這樣。父王的心目中,只有擊劍的人。”莊子說:“好的,我也善於運用劍術。”太子說:“不過父王所見到的擊劍人,全都頭發蓬亂、髻毛突出、帽子低垂,帽纓粗實,衣服緊身,瞪大眼睛而且氣喘語塞,大王竟喜歡見到這樣打扮的人。如今先生一定是穿儒服去會見趙王,事情一定會弄糟。”莊子說:“請讓我準備劍士的服裝。”三天以後劍士的服裝裁制完畢,於是面見太子。太子就跟莊子一道拜見趙王,趙王解下利劍等待著莊子。

  莊子不急不忙地進入殿內,見到趙王也不行跪拜之禮。趙王說:“你想用什麽話來開導我,而且讓太子先作引薦。”莊子說:“我聽說大王喜好劍術,特地用劍術來參見大王。”趙王說:“你的劍術怎樣能遏阻劍手、戰勝對方呢?”莊子說:“我的劍術,十步之內可殺一人,行走千裏也不會受人阻留。”趙王聽了大喜,說:“天下沒有誰是你的對手了!”

  莊子說:“擊劍的要領是,有意把弱點顯露給對方,再用有機可乘之處引誘對方,後於對手發起攻擊,同時要搶先擊中對手。希望有機會能試試我的劍法。”趙王說:“先生暫回館舍休息等待通知,我將安排好擊劍比武的盛會再請先生出面比武。”趙王於是用七天時間讓劍士們比武較量,死傷六十多人,從中挑選出五六人,讓他們拿著劍在殿堂下等候,這才召見莊子。趙王說:“今天可讓劍士們跟先生比試劍術了。”莊子說:“我已經盼望很久了。”趙王說:“先生所習慣使用的寶劍,長短怎麽樣?”莊子說:“我的劍術長短都適應。不過我有三種劍,任憑大王選用,請讓我先作些說明然後再行比試。”

  趙王說:“願意聽聽你介紹三種劍。”莊子說:“有天子之劍,有諸侯之劍,有百姓之劍。”趙王說:“天子之劍怎麽樣?”莊子說:“天子之劍,拿燕溪的石城山做劍尖,拿齊國的泰山做劍刃,拿晉國和衛國做劍脊,拿周王畿和宋國做劍環,拿韓國和魏國做劍柄;用中原以外的四境來包紮,用四季來圍裹,用渤海來纏繞,用恒山來做系帶;靠五行來統馭,靠刑律和德教來論斷;遵循陰陽的變化而進退,遵循春秋的時令而持延,遵循秋冬的到來而運行。這種劍,向前直刺一無阻擋,高高舉起無物在上,按劍向下所向披靡,揮動起來旁若無物,向上割裂浮雲,向下斬斷地紀。這種劍一旦使用,可以匡正諸侯,使天下人全都歸服。這就是天子之劍。”趙文王聽了茫然若有所失,說:“諸侯之劍怎麽樣?”莊子說:“諸侯之劍,拿智勇之士做劍尖,拿清廉之士做劍刃,拿賢良之士做劍脊,拿忠誠聖明之士做劍環,拿豪傑之士做劍柄。這種劍,向前直刺也一無阻擋,高高舉起也無物在上,按劍向下也所向披靡,揮動起來也旁若無物;對上效法於天而順應日月星辰,對下取法於地而順應四時序列,居中則順和民意而安定四方。這種劍一旦使用,就好像雷霆震撼四境之內,沒有不歸服而聽從國君號令的。這就是諸侯之劍。”趙王說:“百姓之劍又怎麽樣呢?”莊子說:“百姓之劍,全都頭發蓬亂、髻毛突出、帽子低垂,帽纓粗實,衣服緊身,瞪大眼睛而且氣喘語塞。相互在人前爭鬥刺殺,上能斬斷脖頸,下能剖裂肝肺,這就是百姓之劍,跟鬥雞沒有什麽不同,一旦命盡氣絕,對於國事就什麽用處也沒有。如今大王擁有奪取天下的地位卻喜好百姓之劍,我私下認為大王應當鄙薄這種做法。”

  趙文王於是牽著莊子來到殿上。廚師獻上食物,趙王繞著坐席慚愧地繞了三圈。莊子說:“大王安坐下來定定心氣,有關劍術之事我已啟奏完畢。”於是趙文王三月不出宮門,劍士們都在自己的住處自刎而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5 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线生辰八字算命


莊子·雜篇·漁父(三十一)



題解

  “漁父”為一捕魚的老人,這裏用作篇名。篇文通過“漁父”對孔子的批評,指斥儒家的思想,並借此闡述了“持守其真”、還歸自然的主張。

  全文寫了孔子見到漁父以及和漁父對話的全過程。首先是漁父跟孔子的弟子子路、子貢談話,批評孔子“性服忠信、身形仁義”、“飾禮樂、選人倫”,都是“苦心勞形以危其真”。接著寫孔子見到漁父,受到漁父的直接批評,指出他不在其位而謀其政,乃是“八疵”、“四患”的行為;應該各安其位,才是最好的治理。接下去又進一步寫漁父向孔子提出“真”;所謂真,就是“受於天”,主張“法天”、“貴真”、“不拘於俗”。最後寫孔子對漁父的謙恭和崇敬的心情。

  本篇歷來也多有指責,認為是偽作,但本篇的思想跟莊子一貫的主張還是有相通之處,對儒家的指責不如《胠篋》、《盜跖》那麽直接、激烈,守真和受於天的思想也與內篇的觀點相一致,而且漁父本身就是一隱道者的形象,因而仍應看作是莊派學說的後學之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5 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

  孔子遊於緇帷之林,休坐乎杏壇之上。弟子讀書,孔子弦歌鼓琴。奏曲未半,有漁父者,下船而來,須眉交白,被發揄袂,行原以上,距陸而止,左手據膝,右手持頤以聽。曲終而招子貢子路,二人俱對。

  客指孔子曰:“彼何為者也?”子路對曰:“魯之君子也。”客問其族。子路對曰:“族孔氏。”客曰:“孔氏者何治也?”子路未應,子貢對曰:“孔氏者,性服忠信;身行仁義,飾禮樂,選人倫,上以忠於世主,下以化於齊民,將以利天下。此孔氏之所治也。”又問曰:“有土之君與?”子貢曰:“非也。”“侯王之佐與?”子貢曰:“非也。”客乃笑而還,行言曰:“仁則仁矣,恐不免其身;苦心勞形以危其真。嗚呼,遠哉其分於道也!”

  子貢還,報孔子。孔子推琴而起曰:“其聖人與!”乃下求之,至於澤畔,方將杖拏而引其船,顧見孔子,還鄉而立。孔子反走,再拜而進。

  客曰:“子將何求?”孔子曰:“曩者先生有緒言而去,丘不肖,未知所謂,竊待於下風,幸聞咳唾之音以卒相丘也!”客曰:“嘻!甚矣子之好學也!”孔子再拜而起曰:“丘少而脩學,以至於今,六十九歲矣,無所得聞至教,敢不虛心!”

  客曰:“同類相從,同聲相應,固天之理也。吾請釋吾之所有而經子之所以。子之所以者,人事也。天子諸侯大夫庶人,此四者自正,治之美也,四者離位而亂莫大焉。官治其職,人憂其事,乃無所陵。故田荒室露,衣食不足,征賦不屬,妻妾不和,長少無序,庶人之憂也;能不勝任,官事不治,行不清白,群下荒怠,功美不有,爵祿不持,大夫之憂也;延無忠臣,國家昏亂,工技不巧,貢職不美,春秋後倫,不順天子,諸侯之憂也;陰陽不和,寒暑不時,以傷庶物,諸侯暴亂,擅相攘伐,以殘民人,禮樂不節,財用窮匿,人倫不飭,百姓淫亂,天子有司之憂也。今子既上無君侯有司之勢而下無大臣職事之官,而擅飾禮樂,選人倫,以化齊民,不泰多事乎!”

  “且人有八疵,事有四患,不可不察也。非其事而事之,謂之摠;莫之顧而進之,謂之佞;希意道言,謂之諂;不擇是非而言,謂之諛;好言人之惡,謂之讒;析交離親,謂之賊;稱譽詐偽以敗惡人,謂之慝;不擇善否,兩容頰適,偷拔其所欲,謂之險。此八疵者,外以亂人,內以傷身,君子不友,明君不臣。所謂四患者,好經大事,變更易常,以掛功名,謂之叨;專知擅事,侵人自用,謂之貪;見過不更,聞諫愈甚,謂之很;人同於己則可,不同於己,雖善不善,謂之矜。此四患也。能去八疵,無行四患,而始可教已。”

  孔子愀然而嘆,再拜而起曰:“丘再逐於魯,削跡於衛,伐樹於宋,圍於陳蔡。丘不知所失,而離此四謗者何也?”客淒然變容曰:“甚矣子之難悟也!人有畏影惡跡而去之走者,舉足愈數而跡愈多,走愈疾而影不離身,自以為尚遲。疾走不休,絕力而死。不知處陰以休影。處靜以息跡,愚亦甚矣!子審仁義之間,察同異之際,觀動靜之變,適受與之度,理好惡之情,和喜怒之節,而幾於不免矣。謹脩而身,謹守其真,還以物與人,則無所累矣。今不脩之身而求之人,不亦外乎!”

  孔子愀然曰:“請問何謂真?”客曰:“真者,精誠之至也。不精不誠,不能動人。故強哭者雖悲不哀,強怒者雖嚴不威,強親者雖笑不和。真悲無聲而哀,真怒未發而威,真親未笑而和。真在內者,神動於外,是所以貴真也。其用於人理也,事親則慈孝,事君則忠貞,飲酒則歡樂,處喪則悲哀。忠貞以功為主,飲酒以樂為主,處喪以哀為主,事親以適為主。功成之美,無一其跡矣。事親以適,不論所以矣;飲酒以樂,不選其具矣;處喪以哀,無問其禮矣。禮者,世俗之所為也;真者,所以受於天也,自然不可易也。故聖人法天貴真,不拘於俗。愚者反此。不能法天而恤於人,不知貴真,祿祿而受變於俗,故不足。惜哉,子之蚤湛於人偽而晚聞大道也!”

  孔子又再拜而起曰:“今者丘得遇也,若天幸然。先生不羞而比之服役,而身教之。敢問舍所在,請因受業而卒學大道。”客曰:“吾聞之,可與往者與之,至於妙道;不可與往者,不知其道,慎勿與之,身乃無咎。子勉之!吾去子矣,吾去子矣!”乃刺船而去,延緣葦間。

  顏淵還車,子路授綏,孔子不顧,待水波定,不聞拏音而後敢乘。

  子路旁車而問曰:“由得為役久矣,未嘗見夫子遇人如此其威也。萬乘之主,千乘之君,見夫子未嘗不分庭伉禮,夫子猶有倨敖之容。今漁父杖拏逆立,而夫子曲要磬折,言拜而應,得無太甚乎?門人皆怪夫子矣,漁人何以得此乎?”孔子伏軾而嘆曰:“甚矣由之難化也!湛於禮儀有間矣,而樸鄙之心至今未去。進,吾語汝!夫遇長不敬,失禮也;見賢不尊,不仁也。彼非至人,不能下人,下人不精,不得其真,故長傷身。惜哉!不仁之於人也,禍莫大焉,而由獨擅之。且道者,萬物之所由也,庶物失之者死,得之者生,為事逆之則敗,順之則成。故道之所在,聖人尊之。今漁父之於道,可謂有矣,吾敢不敬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5 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譯文

  孔子遊觀來到名叫緇帷的樹林,坐在長有許多杏樹的土壇上休息。弟子們在一旁讀書,孔子在彈琴吟唱。曲子還未奏完一半,有個捕魚的老人下船而來,胡須和眉毛全都白了,披著頭發揚起衣袖,沿著河岸而上,來到一處高而平的地方便停下腳步,左手抱著膝蓋,右手托起下巴聽孔子彈琴吟唱。曲子終了漁父用手招喚子貢、子路,兩個人一起走了過來。

  漁父指著孔子說:“他是幹什麽的?”子路回答說:“他是魯國的君子。”漁父問孔子的姓氏。子路回答:“姓孔”。漁父說:“孔氏鉆研並精通什麽學問?”子路還未作答,子貢說:“孔氏這個人,心性敬奉忠信,親身實踐仁義,修治禮樂規範,排定人倫關系,對上來說竭盡忠心於國君,對下而言施行教化於百姓,打算用這樣的辦法造福於天下。這就是孔氏鉆研精習的事業。”漁父又問道:“孔氏是擁有國土的君主嗎?”子貢說:“不是”。漁父接著問道:“是王侯的輔臣嗎?”子貢說:“也不是”。漁父於是笑著背轉身去,邊走邊說道:“孔氏講仁真可說是仁了,不過恐怕其自身終究不能免於禍患;真是折磨心性勞累身形而危害了他自己的自然本性。唉,他離大道也實在是太遠太遠了!”

  子貢回來,把跟漁父的談話報告給孔子。孔子推開身邊的琴站起身來說:“恐怕是位聖人吧!”於是走下杏壇尋找漁父,來到湖澤岸邊,漁父正操起船漿撐船而去,回頭看見孔子,轉過身來面對孔子站著。孔子連連後退,再次行禮上前。

  漁父說:“你來找我有什麽事?”孔子說:“剛才先生留下話尾而去,我實在是不聰明,不能領受其中的意思,私下在這裏等候先生,希望能有幸聽到你的談吐以便最終有助於我!”漁父說:“咦,你實在是好學啊!”孔子又一次行禮後站起身說:“我少小時就努力學習,直到今天,已經六十九歲了,沒有能夠聽到過真理的教誨,怎麽敢不虛心請教!”

  漁父說:“同類相互匯聚,同聲相互應和,這本是自然的道理。請讓我說明我的看法從而分析你所從事的活動。你所從事的活動,也就是擠身於塵俗的事務。天子、諸侯、大夫、庶民,這四種人能夠各自擺正自己的位置,也就是社會治理的美好境界,四者倘若偏離了自己的位置社會動亂也就沒有比這再大的了。官吏處理好各自的職權,人民安排好各自的事情,這就不會出現混亂和侵擾。所以,田地荒蕪居室破漏,衣服和食物不充足,賦稅不能按時繳納,妻子侍妾不能和睦,老少失去尊卑的序列,這是普通百姓的憂慮。能力不能勝任職守,本職的工作不能辦好,行為不清白,屬下玩忽怠惰,功業和美名全不具備,爵位和俸祿不能保持,這是大夫的憂慮。朝廷上沒有忠臣,都城的采邑混亂,工藝技術不精巧,敬獻的貢品不好,朝覲時落在後面而失去倫次,不能順和天子的心意,這是諸侯的憂慮。陰陽不和諧,寒暑變化不合時令,以致傷害萬物的生長,諸侯暴亂,隨意侵擾征戰,以致殘害百姓,禮樂不合節度,財物窮盡匱乏,人倫關系未能整頓,百姓淫亂,這是天子和主管大臣的憂慮。如今你上無君侯主管的地位而下無大臣經辦的官職,卻擅自修治禮樂,排定人倫關系,從而教化百姓,不是太多事了嗎!

  “而且人有八種毛病,事有四種禍患,不可不清醒明察。不是自己職分以內的事也兜著去做,叫做攬;沒人理會也說個沒完,叫做佞;迎合對方順引話意,叫做諂;不辨是非巴結奉承,叫做諛;喜歡背地說人壞話,叫做讒;離間故交挑撥親友,叫做害;稱譽偽詐敗壞他人,叫做慝;不分善惡美醜,好壞兼容而臉色隨應相適,暗暗攫取合於己意的東西,叫做險。有這八種毛病的人,外能迷亂他人,內則傷害自身,因而有道德修養的人不和他們交往,聖明的君主不以他們為臣。所謂四患,喜歡管理國家大事,隨意變更常規常態,用以釣取功名,稱作貪得無厭;自恃聰明專行獨斷,侵害他人剛愎自用,稱作利欲薰心;知過不改,聽到勸說卻越錯越多,稱作犟頭犟腦;跟自己相同就認可,跟自己不同即使是好的也認為不好,稱作自負矜誇。這就是四種禍患。能夠清除八種毛病,不再推行四種禍患,方才可以教育。”

  孔子淒涼悲傷地長聲嘆息,再次行禮後站起身來,說:“我在魯國兩次受到冷遇,在衛國被鏟削掉所有的足跡,在宋國遭受砍掉坐蔭之樹的羞辱,又被久久圍困在陳國、蔡國之間。我不知道我有什麽過失,遭到這樣四次詆毀的原因究竟是什麽呢?”漁父悲憫地改變面容說:“你實在是難於醒悟啊!有人害怕自己的身影、厭惡自己的足跡,想要避離而逃跑開去,舉步越頻繁足跡就越多,跑得越來越快而影子卻總不離身,自以為還跑得慢了,於是快速奔跑而不休止,終於用盡力氣而死去。不懂得停留在陰暗處就會使影子自然消失,停留在靜止狀態就會使足跡不復存在,這也實在是太愚蠢了!你仔細推究仁義的道理,考察事物同異的區別,觀察動靜的變化,掌握取舍的分寸,疏通好惡的情感,調諧喜怒的節度,卻幾乎不能免於災禍。認真修養你的身心,謹慎地保持你的真性,把身外之物還與他人,那麽也就沒有什麽拘系和累贅了。如今你不修養自身反而要求他人,這不是本末顛倒了嗎?”

  孔子淒涼悲傷地說:“請問什麽叫做真?”漁父回答:“所謂真,就是精誠的極點。不精不誠,不能感動人。所以,勉強啼哭的人雖然外表悲痛其實並不哀傷,勉強發怒的人雖然外表嚴厲其實並不威嚴,勉強親熱的人雖然笑容滿面其實並不和善。真正的悲痛沒有哭聲而哀傷,真正的怒氣未曾發作而威嚴,真正的親熱未曾含笑而和善。自然的真性存在於內心,神情的表露流於外在,這就是看重真情本性的原因。將上述道理用於人倫關系,侍奉雙親就會慈善孝順,輔助國君就會忠貞不渝,飲酒就會舒心樂意,居喪就會悲痛哀傷。忠貞以建功為主旨,飲酒以歡樂為主旨,居喪以致哀為主旨,侍奉雙親以適意為主旨。功業與成就目的在於達到圓滿美好,因而不必拘於一個軌跡;侍奉雙親目的在於達到適意,因而不必考慮使用什麽方法;飲酒目的在於達到歡樂,沒有必要選用就餐的器具;居喪目的在於致以哀傷,不必過問規範禮儀。禮儀,是世俗人的行為;純真,卻是稟受於自然,出自自然因而也就不可改變。所以聖哲的人總是效法自然看重本真,不受世俗的拘系。愚昧的人則剛好與此相反。不能效法自然而憂慮世人,不知道珍惜真情本性,庸庸碌碌地在流俗中承受著變化,因此總是不知滿足。可惜啊,你過早地沈溺於世俗的偽詐而很晚才聽聞大道。”

  孔子又一次深深行禮後站起身來,說:“如今我孔丘有幸能遇上先生,好像蒼天特別寵幸於我似的。先生不以此為羞辱並把我當作弟子一樣看待,而且還親自教導我。我冒昧地打聽先生的住處,請求借此受業於門下而最終學完大道。”漁父說:“我聽說,可以迷途知返的人就與之交往,直至領悟玄妙的大道;不能迷途知返的人,不會真正懂得大道,謹慎小心地不要與他們結交,自身也就不會招來禍殃。你自己勉勵吧!我得離開你了!我得離開你了!”於是撐船離開孔子,緩緩地順著蘆葦叢中的水道劃船而去。

  顏淵掉轉車頭,子路遞過拉著上車的繩索,孔子看定漁父離去的方向頭也不回,直到水波平定,聽不見槳聲方才登上車子。

  子路依傍著車子而問道:“我能夠為先生服務已經很久了,不曾看見先生對人如此謙恭尊敬。大國的諸侯,小國的國君,見到先生歷來都是平等相待,先生還免不了流露出傲慢的神情。如今漁父手拿船槳對面而站,先生卻像石磬一樣彎腰鞠躬,聽了漁父的話一再行禮後再作回答,恐怕是太過分了吧?弟子們都認為先生的態度不同於往常,一個捕魚的人怎麽能夠獲得如此厚愛呢?”孔子的伏身在車前的橫木上嘆息說:“你實在是難於教化啊!你沈湎於禮義已經有些時日了,可是粗野卑下的心態時至今日也未能除去。上前來,我對你說!大凡遇到長輩而不恭敬,就是失禮;見到賢人而不尊重,就是不仁。他倘若不是一個道德修養臻於完善的人,也就不能使人自感謙卑低下,對人謙恭卑下卻不至精至誠,定然不能保持本真,所以久久傷害身體。真是可惜啊!不能見賢思齊對於人們來說,禍害再沒有比這更大的了,而你子路卻偏偏就有這一毛病。況且大道,是萬物產生的根源,各種物類失去了道就會死亡,獲得了道便會成功。所以大道之所在,聖人就尊崇。如今漁父對於大道,可以說是已有體悟,我怎麽能不尊敬他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5 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莊子·雜篇·列禦寇kòu(三十二)




題解

  列禦寇“列禦寇”本是篇首一人名,這裏用作篇名。全篇由許多小故事夾著議論組合而成。內容很雜,其間也無內在聯系,不過從主要段落看,主要是闡述忘我的思想,人生在世不應炫耀於外,不應求仕求祿,不應追求智巧,不應貪功圖報。

  全文大體分為五個部分,第一部分至“虛而敖遊者也”,通過伯昏瞀人與列禦寇的對話,告戒人們不要顯跡於外。人們之所以不能忘我,是因為他們始終不能忘外,“無能者無所求”,無所求的人才能虛己而遨遊。第二部分至“而不知大寧”,通過對貪天之功以為己有的人的批評,對照朱泙漫學習屠龍技成而無所用,教導人們要順應天成,不要追求人為,要像水流一樣“無形”,而且讓精神歸於“無始”。第三部分至“唯真人能之”,嘲諷了勢利的曹商,批評了矯飾學偽的孔子,指出給人們精神世界帶來懲罰的,還是他自身的煩亂不安和行動過失,而能夠擺脫精神桎梏的只有真人,即形同槁木、超脫於世俗之外的人。第四部分至“達小命者遭”,先借孔子之口大談人心叵測,擇人困難,再用正考父做官為例,引出處世原則的討論,這就是態度謙下,不自以為是,不自恃傲人,而事事通達隨順自然。余下為第五部分,進一部闡述處世之道。連續寫了莊子的三則小故事,旨意全在於說明一無所求的處世原則;最後又深刻指出,不要自恃明智而為外物所驅使,追求身外的功利實是可悲,應該有所感才有所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5 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


  列禦寇之齊,中道而反,遇伯昏瞀人。伯昏瞀人曰:“奚方而反?”

  曰:“吾驚焉。”

  曰:“惡乎驚?”

  曰:“吾嘗食於十??,而五??先饋。”

  伯昏瞀人曰:“若是,則汝何為驚已?”

  曰:“夫內誠不解,形諜成光,以外鎮人心,使人輕乎貴老,而??其所患。夫??人特為食羹之貨,[無]多余之贏,其為利也薄,其為權也輕,而猶若是,而況於萬乘之主乎!身勞於國而知盡於事,彼將任我以事而效我以功。吾是以驚。”

  伯昏瞀人曰:“善哉觀乎!女處已,人將保女矣!”

  無幾何而往,則戶外之屨滿矣。伯昏瞀人北面而立,敦杖蹙之乎頤,立有間,不言而出。

  賓者以告列子,列子提屨,跣而走,暨乎門,曰:“先生既來,曾不發藥乎?”

  曰:“已矣,吾固告汝曰人將保汝,果保汝矣。非汝能使人保汝,而汝不能使人無保汝也,而焉用之感豫出異也!必且有感,搖而本才,又無謂也。與汝遊者,又莫汝告也。彼所小言,盡人毒也。莫覺莫悟,何相孰也!巧者勞而知者憂,無能者無所求,飽食而敖遊,泛若不系之舟,虛而敖遨者也。”

  鄭人緩也呻吟裘氏之地。祗三年而緩為儒,河潤九裏,澤及三族,使其弟墨。儒墨相與辯,其父助翟。十年而緩自殺。其父夢之曰:“使而子為墨者,予也,闔胡嘗視其良,既為秋柏之實矣?”

  夫造物者之報人也,不報其人而報其人之天,彼故使彼。夫人以己為有以異於人以賤其親,齊人之井飲者相捽也。故曰今之世皆緩也。自是,有德者以不知也,而況有道者乎!古者謂之遁天之刑。

  聖人安其所安,不安其所不安;眾人安其所不安,不安其所安。

  莊子曰:“知道易,勿言難。知而不言,所以之天也。知而言之,所以之人也。古之人,天而不人。”

  朱泙漫學屠龍於支離益,單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無所用其巧。

  聖人以必不必,故無兵;眾人以不必必之,故多兵。順於兵,故行有求。兵,恃之則亡。

  小夫之知,不離苞苴牘,敝精神乎蹇淺,而欲兼濟道物,太一形虛。若是者,迷惑於宇宙,形累不知太初。彼至人者,歸精神乎無始而甘冥乎無何有之鄉。水流乎無形,發泄乎太清。悲哉乎!汝為知在毫毛而不知大寧。

  宋人有曹商者,為宋王使秦。其往也,得車數乘。王說之,益車百乘。反於宋,見莊子,曰:“夫處窮閭厄巷,困窘織屨,槁項黃馘者,商之所短也;一悟萬乘之主而從車百乘者,商之所長也。”

  莊子曰:“秦王有病召醫。破癕潰痤者得車一乘,舐痔者得車五乘,所治愈下,得車愈多。子豈治其痔邪?何得車之多也?子行矣!”

  魯哀公問乎顏闔曰:“吾以仲尼為貞幹,國其有瘳乎?”

  曰:“殆哉圾乎仲尼!方且飾羽而畫,從事華辭。以支為旨,忍性以視民而不知不信。受乎心,宰乎神,夫何足以上民!彼宜女與?予頤與?誤而可矣!今使民離實學偽,非所以視民也。為後世慮,不若休之。難治也!”

  施於人而不忘,非天布也,商賈不齒。雖以事齒之,神者弗齒。

  為外刑者,金與木也;為內刑者,動與過也。宵人之離外刑者,金木訊之;離內刑者,陰陽食之。夫免乎外內之刑者,唯真人能之。

  孔子曰:“凡人心險於山川,難於知天。天猶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人者厚貌深情。故有貌願而益,有長若不肖,有順懁而達,有堅而縵,有緩而焊。故其就義若渴者,其去義若熱。故君子遠使之而觀其忠,近使之而觀其敬,煩使之而觀其能,卒然問焉而觀其知,急與之期而觀其信,委之以財而觀其仁,告之以危而觀其節,醉之以酒而觀其側,雜之以處而觀其色。九征至,不肖人得矣。”

  正考父一命而傴,再命而僂,三命而俯,循墻而走,孰敢不軌!如而夫者,一命而呂巨,再命而於車上儛,三命而名諸父。孰協唐許!

  賊莫大乎德有心而心有睫,及其有睫也而內視,內視而敗矣。兇德有五,中德為首。何謂中德?中德也者,有以自好也而吡其所不為者也。

  窮有八極,達有三必,形有六府。美髯長大壯麗勇敢,八者俱過人也,因以是窮。緣循,偃佒,困畏不若人,三者俱通達。知慧外通,勇動多怨,仁義多責,達生之性者傀,達於知者肖;達大命者隨,達小命者遭。

  人有見宋王者,錫車十乘。以其十乘驕稚莊子。

  莊子曰:“河上有家貧恃緯蕭而食者,其子沒於淵,得千金之珠。其父謂其子曰:‘取石來鍛之!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淵而驪龍頷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使驪龍而寤,子尚奚微之有哉!’今宋國之深,非直九重之淵也;宋王之猛,非直驪龍也;子能得車者,必遭其睡也。使宋王而寤,子為??粉夫。”

  或聘於莊子,莊子應其使曰:“子見夫犧牛乎?衣以文繡,食以芻叔。及其牽而入於大廟,雖欲為孤犢,其可得乎!”

  莊子將死,弟子欲厚葬之。莊子曰:“吾以天地為棺槨,以日月為連璧,星辰為珠璣,萬物為賫送。吾葬具豈不邪?何以加此!”

  弟子曰:“吾恐烏鳶之食夫子也。”

  莊子曰:“在上為烏鳶食,在下為螻蟻食,奪彼與此,何其偏也。”

  以不平平,其平也不平;以不征征,其征也不征。明者唯為之使,神者征之。夫明之不勝神也久矣,而愚者恃其所見入於人,其功外也,不亦悲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5 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譯文

  列禦寇到齊國去,半路上又折了回來,遇上伯昏瞀人。伯昏瞀人問道:“什麽事情使你又折了回來?”列禦寇說:“我感到驚惶不安。”伯昏瞀人又問:“什麽原因使你驚惶不安?”列禦寇說:“我曾在十家賣飲料的店子裏飲用,卻有五家事先就給我送來。”伯昏瞀人說:“像這樣的事,你怎麽會驚惶不安呢?”列禦寇說:“內心至誠卻又未能從流俗中解脫出來,外部身形就會有所宣泄而呈現出神采;用外在的東西鎮服人心,對自己的尊重勝過尊重年老的人,必然會招致禍患。那賣飲料的人只不過是為了賣掉飲用的羹湯,沒有多少贏利,他們獲利是很微薄的,他們預先送來飲料時的內心打算也是微不足道的,可是還如此地對待我,何況那大國的國君呢?國君親身操勞於國家而才智耗盡於政事,他們定會把重任托付給我並檢驗我的功績。我正因為這個緣故才驚惶不已。”伯昏瞀人說:“你的觀察與分析實在是好啊!你安處自身吧,人們一定會歸附於你了!”

  沒有多久伯昏瞀人前去看望列禦寇,看見門外擺滿了鞋子。伯昏瞀人面朝北方站著,豎著拐杖撐住下巴。站了一會兒,一句話也沒說就走出去了。接待賓客的人員告訴了列禦寇,列禦寇提著鞋子,光著腳就跑了出來,趕到門口,說:“先生已經來了,竟不說一句批評指教的話嗎?”伯昏瞀人說:“算了算了,我本來就告訴你說人們將會歸附於你,果真都在歸附你了。當初我曾責備過你讓人們歸附於你,而你卻始終不能做到讓人們不歸附於你。你何必用顯跡於外的做法讓人感動而預先就表現得與眾不同呢!必定是內心有所感動方才會動搖你的本性哩,而你又無可奈何。跟你交遊的人又沒有誰能提醒告誡你,他們的細巧迷惑的言辭,全是毒害人的;沒有誰覺醒沒有誰省悟,怎麽能彼此相互審視詳察!靈巧的人多勞累而聰慧的人多憂患,沒有能耐的人也就沒有什麽追求,填飽肚子就自由自在地遨遊,像沒有纜索飄忽在水中的船只一樣,這才是心境虛無而自由遨遊的人。”

  鄭國有個名叫緩的人在裘氏地方吟詠誦讀,只用了三年就成了儒生,像河水滋潤沿岸的土地一樣潤澤著廣遠的地方,他的恩惠還施及三族,並且使他的弟弟成為墨家的學人。儒家、墨家不能相容而相互爭辯,緩的父親則站在墨家一邊。過了十年緩憤而自殺,他的父親夢見他說:“讓你的兒子成為墨家,還是我的功勞。怎麽不看看我的墳墓,我已變成秋天的柏樹而結出了果實!”造物者所給予人們的,不會賦予人的才智和能力而是賦予人們的自然本性。緩的弟弟具備了墨家的稟賦因而能使他成為墨家學人。緩總認為自己有什麽與眾不同的地方才這樣輕侮他的父親,就跟齊人自以為挖井有功而與飲水的人抓扯扭打一樣,看來如今社會上的人差不多都是像緩這樣貪天之功以為己有的人。自以為生活中總是這樣,有德行的人卻並不知道這樣的情況,更何況是有道的人啊!古時候人們稱這種貪天之功的做法是違背自然規律而受到刑戮。

  聖哲的人安於自然,卻不適應人為的擺布;普通人習慣於人為的擺布,卻不安於自然。

  莊子說:“了解道容易,不去談論卻很困難。了解了道卻不妄加談論,這是通往自然的境界;了解了道卻信口談論,這是走向人為的塵世。古時候的人,體察自然而不追求人為。”

  朱泙漫向支離益學習屠龍的技術,耗盡了千金的家產,三年後學成技術卻沒有什麽機會可以施展這樣的技巧。

  聖哲的人對於必然的事物不與人持拗固執,所以總是沒有爭論;普通人卻把非必然的東西看作必然,因而總是爭論不休。曲從於紛爭,總是因為一舉一動都有所追求,紛爭,依仗於它到頭來只會自取滅亡。

  世俗人的聰明作法,離不開贈與酬答,在淺薄的事情上耗費精神,一心想著兼濟天下疏導萬物,滿以為這就可以達到混沌初開、物我相融的境界。像這樣的人,早已被浩瀚的宇宙所迷惑,身形勞苦拘累卻並不了解混沌初始的真諦。那些道德修養極高的人,讓精神回歸到鴻蒙初開的原始狀態,甘願休眠在沒有任何有形事物的世界。像水流一樣隨順無形,自然而然地流淌在清虛空寂的境域。可悲啊!世俗人把心思用在毫毛瑣事上,卻一點也不懂得寧靜、自然和無為。

  宋國有個叫做曹商的人,為宋王出使秦國。他前往秦國的時候,得到宋王贈與的數輛車子;秦王十分高興,又加賜車輛一百乘。曹商回到宋國,見了莊子說:“身居偏僻狹窄的裏巷,貧困到自己的編織麻鞋,脖頸幹癟面色饑黃,這是我不如別人的地方;一旦有機會使大國的國君省悟而隨從的車輛達到百乘之多,這又是我超過他人之處。”莊子說:“聽說秦王有病召請屬下的醫生,破出膿瘡潰散癤子的人可獲得車輛一乘,舔治痔瘡的人可獲得車輛五乘,凡是療治的部位越是低下,所能獲得的車輛就越多。你難道給秦王舔過痔瘡嗎,怎麽獲獎的車輛如此之多呢?你走開吧!”

  魯哀公向顏闔問道:“我想把仲尼任命為大臣,國家有希望了吧?”顏闔說:“危險了,實在是危險啊!仲尼正一心想著粉飾裝扮,追求和講習虛偽的言辭,把枝節看作是要旨,扭曲心性以誇示於民眾卻不知道全無一點誠信;讓這樣的做法承受於內心,並主宰著精神,怎麽能夠管理好人民!仲尼果真適合於你嗎,還是他真的能夠養育人民呢?你的考慮錯誤無疑了。現今讓人民背離真情學習偽詐,這不是用來導引民眾的辦法,為後世子孫著想,不如早早放棄上述打算。孔丘是很難治理好國家的。”

  施與別人恩惠卻總忘不了讓人回報,遠不是自然對普天之下廣泛而無私的賜予。施恩圖報的行為商人都瞧不起,即使有什麽事情必須與他交往,內心也是瞧不起的。

  施加皮肉之刑的,不外乎是金屬或木質的刑具;給內心世界帶來懲罰的,則是自身的煩亂和行動的過失。小人受到皮肉之刑,是用刑具加以拷問;小人內心受到懲罰,則是陰氣陽氣郁積所造成的侵害。能夠免於內外刑辱的,只有真人才可做到。

  孔子說:“人心比山川還要險惡,比預測天象還要困難;自然界尚有春夏秋冬和早晚變化的一定周期,可是人卻面容復雜多變情感深深潛藏。有的人貌似老實卻內心驕溢,有的人貌似長者卻心術不正,有的人外表拘謹內心急躁卻通達事理,有的人外表堅韌卻懈怠渙散,有的人表面舒緩而內心卻很強悍。所以人們趨赴仁義猶如口幹舌燥思飲泉水,而他們拋棄仁義也像是逃離熾熱避開烈焰。因此君子總是讓人遠離自己任職而觀察他們是否忠誠,讓人就近辦事而觀察他們是否恭敬,讓人處理紛亂事務觀察他們是否有能力,對人突然提問觀察他們是否有心智,交給期限緊迫的任務觀察他們是否守信用,把財物托付給他們觀察是否清廉,把危難告訴給他們觀察是否持守節操,用醉酒的方式觀察他們的儀態,用男女雜處的辦法觀察他們對待女色的態度。上述九種表現一一得到證驗,不好的人也就自然挑撿出來。”

  正考父首次被任命為士便逢人躬著背,再次任命為大夫便深深地彎著腰,第三次任命為卿更謙恭地俯下身子,總是讓開大道順著墻根快步急走,態度如此謙下誰還敢幹出不軌之事!如果是凡夫俗子,首次任命為士就會傲慢矜持,再次任命為大夫就會在車上手舞足蹈,第三次任命為卿就要人呼叔稱伯了,像這樣誰還會成為唐堯、許由那樣謙讓的人呢?

  最大的禍害莫過於有意培養德行而且有心眼,等到有了心眼就會以意度事主觀臆斷,而主觀臆斷必定導致失敗。招惹兇禍的官能有心、耳、眼、舌、鼻五種,內心的謀慮則是禍害之首。什麽叫做內心謀慮的禍害呢?所謂內心謀慮的禍害,是指自以為是而詆毀自己所不贊同的事情。

  困厄窘迫源於以下八個方面的自恃與矜持,順利通達基於以下三種情況的必然發展,就像身形必具六個臟腑一樣。貌美、須長、高大、魁梧、健壯、艷麗、勇武、果敢,八項長處遠遠勝過他人,於是依恃傲人必然導致困厄窘迫。因循順應、俯仰隨人、困厄怯弱而又態度謙下,三種情況都能遇事通達。自恃聰明炫耀於外,勇猛躁動必多怨恨,倡導仁義必多責難。通曉生命實情的人心胸開闊,通曉真知的人內心虛空豁達,通曉長壽之道的人隨順自然,通曉壽命短暫之理的人也能隨遇而安。

  有個拜會過宋王的人,宋王賜給他車馬十乘,依仗這些車馬在莊子面前炫耀。莊子說:“河上有一個家庭貧窮靠編織葦席為生的人家,他的兒子潛入深淵,得到一枚價值千金的寶珠,父親對兒子說:‘拿過石塊來錘壞這顆寶珠!價值千金的寶珠,必定出自深深的潭底黑龍的下巴下面,你能輕易地獲得這樣的寶珠,一定是正趕上黑龍睡著了。倘若黑龍醒過來,你還想活著回來嗎?’如今宋國的險惡,遠不只是深深的潭底;而宋王的兇殘,也遠不只是黑龍那樣。你能從宋王那裏獲得十乘車馬,也一定是遇上宋王睡著了。倘若宋王一旦醒過來,你也就必將粉身碎骨了”。

  有人向莊子行聘。莊子答復他的使者說:“你見過那準備用作祭祀的牛牲嗎?用織有花紋的錦繡披著,給它吃草料和豆子,等到牽著進入太廟殺掉用於祭祀,就是想要做個沒人看顧的小牛,難道還可能嗎?”

  莊子快要死了,弟子們打算用很多的東西作為陪葬。莊子說:“我把天地當作棺槨,把日月當作連璧,把星辰當作珠璣,萬物都可以成為我的陪葬。我陪葬的東西難道還不完備嗎?哪裏用得著再加上這些東西!”弟子說:“我們擔憂烏鴉和老鷹啄食先生的遺體。”莊子說:“棄屍地面將會被烏鴉和老鷹吃掉,深埋地下將會被螞蟻吃掉,奪過烏鴉老鷹的吃食再交給螞蟻,怎麽如此偏心!”

  用偏見去追求均平,這樣的均平絕對不是自然的均平;用人為的感應去應驗外物,這樣的應驗絕不是自然的感應。自以為明智的人只會被外物所驅使,精神世界完全超脫於物外的人才會自然地感應。自以為明智的人早就比不上精神世界完全超脫的人,可是愚昧的人還總是自恃偏見而沈溺於世俗和人事,他們的功利只在於追求身外之物,這不很可悲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5 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莊子·雜篇·天下(三十三)



題解

  《天下》以篇首二字名篇。“天下”指中國的社會。《天下》的主旨既是《莊子》一書的導言,又是中國最早的哲學史學史。

  在“天下之治方木者多矣”段中,提出學術問題有道術和方術之分。道術是普遍的學問,只有天人、聖人、神人、至人才能掌握它。學術則是具體的各家各派的學問,這種學問都是各執一偏的片面的學問。在“其明而有數度者”段中,闡述了莊子對儒家學派的看法,認為儒家主要是明傳《詩》、《書》、《禮》、《易》、《春秋》的。在“不侈於後世”段中,說明了墨子、禽滑厘的墨家學派的學說。對墨家的非樂、節用、兼愛、節葬以及後期墨者的墨辯都作了充分的肯定和贊同。因為墨家的這些思想與莊子的輕物思想有一致之處。在“不受世俗牽累”段中,介紹了宋钘、尹文的不累於俗、不飾於物、不茍於人、不忮於眾的白心的觀點。在“公而不黨”段中,著重介紹了彭蒙、田駢、慎到的思想。在“以本為精”段中,介紹了關尹、老聃的思想。充分地肯定了他們的道的觀點和謙下的處世態度,稱他們是古之博大真人。在“惠施多方”段中,敘述了“歷物十事”和名家的二十一事的命題,反對了名家的詭辯。莊子在書中雖然也吸收了一些諸如方生方死的對立轉化觀點,但總體上他是與惠施的觀點相反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5 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原文

  天下之治方術者多矣,皆以其有為不可加矣!古之所謂道術者,果惡乎在?曰:"無乎不在。"曰∶"神何由降?明何由出?""聖有所生,王有所成,皆原於一。"不離於宗,謂之天人;不離於精,謂之神人;不離於真,謂之至人。以天為宗,以德為本,以道為門,兆於變化,謂之聖人;以仁為恩,以義為理,以禮為行,以樂為和,熏然慈仁,謂之君子;以法為分,以名為表,以參為驗,以稽為決,其數一二三四是也,百官以此相齒;以事為常,以衣食為主,蕃息畜藏,老弱孤寡為意,皆有以養,民之理也。古之人其備乎!配神明,醇天地,育萬物,和天下,澤及百姓,明於本數,系於末度,六通四辟,小大精粗,其運無乎不在。其明而在數度者,舊法、世傳之史尚多有之;其在於《詩》、《書》、《禮》、《樂》者,鄒魯之士、縉紳先生多能明之。《詩》以道誌,《書》以道事,《禮》以道行,《樂》以道和,《易》以道陰陽,《春秋》以道名分。其數散於天下而設於中國者,百家之學時或稱而道之。

  天下大亂,賢聖不明,道德不一。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譬如耳目鼻口,皆有所明,不能相通。猶百家眾技也,皆有所長,時有所用。雖然,不該不遍,一曲之士也。判天地之美,析萬物之理,察古人之全。寡能備於天地之美,稱神明之容。是故內聖外王之道,暗而不明,郁而不發,天下之人各為其所欲焉以自為方。悲夫!百家往而不反,必不合矣!後世之學者,不幸不見天地之純,古人之大體。道術將為天下裂。

  不侈於後世,不靡於萬物,不暉於數度,以繩墨自矯,而備世之急。古之道術有在於是者,墨翟、禽滑厘聞其風而說之。為之大過,已之大順。作為《非樂》,命之曰《節用》。生不歌,死無服。墨子泛愛兼利而非鬥,其道不怒。又好學而博,不異,不與先王同,毀古之禮樂。黃帝有《鹹池》,堯有《大章》,舜有《大韶》,禹有《大夏》,湯有《大濩》,文王有辟雍之樂,武王、周公作《武》。古之喪禮,貴賤有儀,上下有等。天子棺槨七重,諸侯五重,大夫三重,士再重。今墨子獨生不歌,死不服,桐棺三寸而無槨,以為法式。以此教人,恐不愛人;以此自行,固不愛己。未敗墨子道。雖然,歌而非歌,哭而非哭,樂而非樂,是果類乎?其生也勤,其死也薄,其道大闇觳。使人憂,使人悲,其行難為也。恐其不可以為聖人之道,反天下之心。天下不堪。墨子雖獨能任,奈天下何!離於天下,其去王也遠矣!墨子稱道曰:"昔禹之湮洪水,決江河而通四夷九州也。名山三百,支川三千,小者無數。禹親自操橐耜而九雜天下之川。腓無胈,脛無毛,沐甚雨,櫛疾風,置萬國。禹大聖也,而形勞天下也如此。"使後世之墨者,多以裘褐為衣,以屐蹻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為極,曰:"不能如此,非禹之道也,不足謂墨。"相裏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若獲、已齒、鄧陵子之屬,俱誦《墨經》,而倍譎不同,相謂別墨。以堅白同異之辯相訾,以奇偶不仵之辭相應,以巨子為聖人。皆願為之屍,冀得為其後世,至今不決。墨翟、禽滑厘之意則是,其行則非也。將使後世之墨者,必以自苦腓無胈、脛無毛相進而已矣。亂之上也,治之下也。雖然,墨子真天下之好也,將求之不得也,雖枯槁不舍也,才士也夫!

  不累於俗,不飾於物,不茍於人,不忮於眾,願天下之安寧以活民命,人我之養,畢足而止,以此白心。古之道術有在於是者,宋銒、尹文聞其風而悅之。作為華山之冠以自表,接萬物以別宥為始。語心之容,命之曰"心之行"。以聏合歡,以調海內。請欲置之以為主。見侮不辱,救民之鬥,禁攻寢兵,救世之戰。以此周行天下,上說下教。雖天下不取,強聒而不舍者也。故曰:上下見厭而強見也。雖然,其為人太多,其自為太少,曰:"請欲固置五升之飯足矣。"先生恐不得飽,弟子雖饑,不忘天下,日夜不休。曰:"我必得活哉!"圖傲乎救世之士哉!曰:"君子不為苛察,不以身假物。"以為無益於天下者,明之不如己也。以禁攻寢兵為外,以情欲寡淺為內。其小大精粗,其行適至是而止。

  公而不黨,易而無私,決然無主,趣物而不兩,不顧於慮,不謀於知,於物無擇,與之俱往。古之道術有在於是者,彭蒙、田駢、慎到聞其風而悅之。齊萬物以為首,曰:"天能覆之而不能載之,地能載之而不能覆之,大道能包之而不能辯之。"知萬物皆有所可,有所不可。故曰:"選則不遍,教則不至,道則無遺者矣。"是故慎到棄知去己,而緣不得已。泠汰於物,以為道理。曰:"知不知,將薄知而後鄰傷之者也。"奚髁無任,而笑天下之尚賢也;縱脫無行,而非天下之大聖;椎拍輐斷,與物宛轉;舍是與非,茍可以免。不師知慮,不知前後,魏然而已矣。推而後行,曳而後往。若飄風之還,若羽之旋,若磨石之隧,全而無非,動靜無過,未嘗有罪。是何故?夫無知之物,無建己之患,無用知之累,動靜不離於理,是以終身無譽。故曰:"至於若無知之物而已,無用賢聖。夫塊不失道。"豪桀相與笑之曰:"慎到之道,非生人之行,而至死人之理。"適得怪焉。田駢亦然,學於彭蒙,得不教焉。彭蒙之師曰:"古之道人,至於莫之是、莫之非而已矣。其風囗窢然,惡可而言。"常反人,不見觀,而不免於魭斷。其所謂道非道,而所言之韙不免於非。彭蒙、田駢、慎到不知道。雖然,概乎皆嘗有聞者也。

  以本為精,以物為粗,以有積為不足,淡然獨與神明居。古之道術有在於是者,關尹、老聃聞其風而悅之。建之以常無有,主之以太一。以濡弱謙下為表,以空虛不毀萬物為實。關尹曰:"在己無居,形物自著。"其動若水,其靜若鏡,其應若響。芴乎若亡,寂乎若清。同焉者和,得焉者失。未嘗先人而常隨人。老聃曰:"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溪;知其白,守其辱,為天下谷。"人皆取先,己獨取後。曰:"受天下之垢"。人皆取實,己獨取虛。"無藏也故有余"。巋然而有余。其行身也,徐而不費,無為也而笑巧。人皆求福,己獨曲全。曰:"茍免於咎"。以深為根,以約為紀。曰:"堅則毀矣,銳則挫矣"。常寬容於物,不削於人。雖未至於極,關尹、老聃乎,古之博大真人哉!

  寂漠無形,變化無常,死與?生與?天地並與?神明往與?芒乎何之?忽乎何適?萬物畢羅,莫足以歸。古之道術有在於是者,莊周聞其風而悅之。以謬悠之說,荒唐之言,無端崖之辭,時恣縱而不儻,不奇見之也。以天下為沈濁,不可與莊語。以卮言為曼衍,以重言為真,以寓言為廣。獨與天地精神往來,而不敖倪於萬物。不譴是非,以與世俗處。其書雖環瑋,而連犿無傷也。其辭雖參差,而諔詭可觀。彼其充實,不可以已。上與造物者遊,而下與外死生、無終始者為友。其於本也,弘大而辟,深閎而肆;其於宗也,可謂稠適而上遂矣。雖然,其應於化而解於物也,其理不竭,其來不蛻,芒乎昧乎,未之盡者。

  惠施多方,其書五車,其道舛駁,其言也不中。歷物之意,曰:"至大無外,謂之大一;至小無內,謂之小一。無厚,不可積也,其大千裏。天與地卑,山與澤平。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大同而與小同異,此之謂'小同異';萬物畢同畢異,此之謂'大同異'。南方無窮而有窮。今日適越而昔來。連環可解也。我知天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是也。泛愛萬物,天地一體也。"惠施以此為大,觀於天下而曉辯者,天下之辯者相與樂之。卵有毛。雞有三足。郢有天下。犬可以為羊。馬有卵。丁子有尾。火不熱。山出口。輪不蹍地。目不見。指不至,至不絕。龜長於蛇。矩不方,規不可以為圓。鑿不圍枘。飛鳥之景未嘗動也。鏃矢之疾,而有不行、不止之時。狗非犬。黃馬驪牛三。白狗黑。孤駒未嘗有母。一尺之棰,日取其半,萬世不竭。辯者以此與惠施相應,終身無窮。桓團、公孫龍辯者之徒,飾人之心,易人之意,能勝人之口,不能服人之心,辯者之囿也。惠施日以其知與之辯,特與天下之辯者為怪,此其柢也。然惠施之口談,自以為最賢,曰:"天地其壯乎,施存雄而無術。"南方有倚人焉,曰黃繚,問天地所以不墜不陷,風雨雷霆之故。惠施不辭而應,不慮而對,遍為萬物說。說而不休,多而無已,猶以為寡,益之以怪,以反人為實,而欲以勝人為名,是以與眾不適也。弱於德,強於物,其塗襖矣。由天地之道觀惠施之能,其猶一蚊一虻之勞者也。其於物也何庸!夫充一尚可,曰愈貴,道幾矣!惠施不能以此自寧,散於萬物而不厭,卒以善辯為名。惜乎!惠施之才,駘蕩而不得,逐萬物而不反,是窮響以聲,形與影競走也,悲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5 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譯文

  天下搞學術的人很多,都認為自己的學問達到了頂峰。古代所謂的道述,究意在哪裏?回答說:“無所不在。”問:“神由何而降?明從何而生?”回答說:“神聖自有其由來,王業自有其成因,都淵源於一。”

  不離根本,稱為天人。不離精純,稱為神人。不離本真,稱為至人。以天為宰,以德為根本,以道為門徑,能夠預示變化,稱為聖人。以仁布施恩惠,以義作為道理,以禮規範行為,以樂調和性情,溫和慈愛,稱為君子。以法律為尺度,以名號為標誌,以比較為驗證,以考核來判斷,等級之數像一二三四那樣明白,百官以此為序列,以職事為常務,以衣食為主旨,生產儲藏,關心老弱孤寡,使其皆有所意養,這是養民的常理。

  古代的聖人是很完備的啊!合於神明,效法自然,養育萬物,澤及百姓,以天道為根本,以法度為末節,六合通達而四時順暢,無論小大精粗,其作用無所不在。古時候的道術和法規制度,很多還保存在傳世的史書中。保存《詩》《書》《禮》《樂》中的,鄒魯一帶的學者和縉紳先生們大都知曉。《詩》用來表達誌,《書》用來記載事情,《禮》用來規範行為。《樂》用來調和,《易》用來說明陰陽,《春秋》用來正名分。其散布於天下百設立於中國的,百家之學還常常引用它。

  天下大亂,賢王不顯,道德分岐,天下人多各得一孔之見而自我欣賞。譬如耳目鼻口,它們各有其功能,但卻不能互相通用。猶如百家眾技,各有所長,時有所用。雖然如此,但不完備和全面,都是孤陋寡聞的人。割裂天地的完美,離析萬物之理,把古人完美的道德弄得支離破碎,很少能具備天地的完美,相稱於神明之容。所以,內聖外王之道暗而不明,抑郁而不發揮,天下的人各盡所欲而自為方術。可悲啊!百家各行其道而不回頭,必定不能相合。後世的學者,不幸不能見到天地的純真和古人的全貌,道術將被天下所割裂!

  不以奢侈影響後世,不糜費萬物,不炫耀禮法,用規矩自我勉勵,以應付社會的危難,這是古代道術的內涵之一。墨翟、禽滑厘對這種道術很喜歡,但他們實行得太過分,局限性太大。提倡非樂,主張節用,生不作樂,死不眼喪。墨子倡導博愛兼利而反對戰爭,主張和睦相處;又好學而淵博,不立異,不與先王相同,毀棄古代的禮樂。

  黃帝有《大韶》之樂,堯有《大章》之樂,禹有《大夏》之樂,湯有《大蓡》之樂,文王有《辟雍》武王、周公作《武》樂。古代的喪禮,貴賤有儀法,上下有等級,天子的棺槨七層,諸候五層,大夫三層,士兩層。現在墨子獨自主張生不歌樂,死不服喪,只用3寸厚的桐木棺而沒有槨,作為標準。以此來教導人,恐怕不是愛人之道;自己去實行,實在是不愛惜自己。墨子的學說盡管是成立的,然而應該歌唱而不歌唱,應該哭泣而不哭泣,應該作樂而不作樂,這合乎人情常理嗎?生前辛勤勞苦,實行起來簡單薄葬,這種主張太苛刻了。使人憂勞,使人悲苦,實行起來是很困難的,恐怕不能夠成為聖人之道,違反了天下人的心願,天下人是不堪忍受的。墨子雖然獨自能夠做到,但對天下的人卻無可奈何!背離了天下的人,也就遠離了王道。

  墨子稱道說:“從前禹治理洪水,疏異江河而溝通四夷九州,大川300,支流3000,小河無數。禹親自持筐操鏟勞作,匯合天下的河川,辛苦得連腿上的汗毛都磨光了,風裏來雨裏去,終於安定了天下。禹是大聖人,為了天下還如此勞苦。”從而使後世的墨者,多用獸皮粗布為衣,穿著木屐草鞋,白天黑夜都不休息,以自苦為準則,並說:“不能這樣,就不是禹之道,不足以稱為墨者。”

  墨翟、禽滑厘的用意是很好的,具體做法卻太過分。這將使後世的墨者,以極端勞苦的方式互相競進。這種做法亂國有余,治國不足。盡管如此,墨子還是真心愛天下的,這樣的人實在是難以求得,即使辛苦得形容枯槁也不舍棄自己的主張,真是有才之士啊!

  不為世俗牽累,不用外物矯飾,不苛求於人,不與眾人發生矛盾,希望天下安寧使人民活命,生活上以飽暖為滿足,以此來表白心願,這是古代道術的內涵之一。宋鈃、尹文對這種道術很喜歡,制作了形狀像華山一樣的帽子以表示上下均平主張,應接萬物以不帶偏見為先;談論內心的思維,稱之為心理活動,以柔和的態度投合別人的喜歡,以調和天下,希望樹立上述主張作為行動的主導思想。受到欺侮不以為恥辱,調解人民的爭鬥,禁止攻伐平息幹戈,將天下從戰火中拯救出來。用這種主張周行天下,但他們仍然不停地對勸說,所以說人們都討厭而他們還是硬要宣揚自己的主張。

  盡管如此,他們還是替別人考慮得太多,為自己打算得太少,說:“我們只想要5升米的飯就夠了。”不僅先生們吃不飽,弟子們也常常處在饑餓之中,但他們仍然不忘天下,日夜不休,說:“君子不苛刻計較,不使自身被外物所利用。”認為對天下沒有益處的,與其提示它不如禁止它。以禁攻息兵為外在活動,以清心寡欲為內在修養,無論從大的方面說還是從細微的方面說,他們的所為也就到些為止了。

  公正而不阿黨,平易而無偏私,排除主觀的先入之見,隨物變化而不三心二意,沒有顧慮,不求智謀,對萬物毫無選擇地隨順,和它一起變化,這是古代道術的內涵之一。彭蒙、田駢、慎到對這種道術很喜歡,以齊同萬物為首要,說:“天能覆蓋萬物卻不能承載,地能承載萬物卻不能覆蓋,大道能包容萬物卻不能分辨。”知道萬物都有所能,有所不能,所以說:“選擇則不普遍,教導則有所不及,大道則無所遺漏。”

  所以慎到拋棄智慧去除己見而隨任於不得已,聽任於物作為道理,他說:“強求知其所不知,就會為知所迫而受到損傷。”隨便任用人,而譏笑天下推崇賢人;放任不羈不拘形跡,而非議天下的大聖。刑罰之輕重,隨著事態的發展而相應地變化,拋棄了是非,才可以免於刑罰。不依賴智巧謀慮,不瞻前顧後,巍然獨立。推動而往前走,拖拉而向後退,像飄風的往返,像羽毛的飛旋,像磨石的轉動,完美而無錯,動靜適度而無過失,未曾有罪。這是什麽原因,沒有知覺的東西,就不會有標榜自己的憂患,不會有運用智謀的牽累,動靜合於自然之理,所以終生不會受到毀譽。所以說:“達到像沒有知覺的東西就行了,不需要聖賢,土塊不會失於道。”豪傑們相互嘲笑他說:“慎到的道對活人沒有用而只適用於死人,實在怪異。”

  田駢也是這樣,受學於彭蒙,得到不言之教。彭蒙的老師說:“古時候得道的人,達到了無所謂是非的境界。他們的道術像風吹過一樣迅速,怎麽能夠用語言表達出來呢?”常常違反人意,不受人們所尊敬,仍不免於隨物變化。他們所說的道並不是直正的道。然而,他們都還大概地聽聞過一點道。

  以無形無為的道為精微,以有形有為的物為粗鄙,以積蓄為不足,恬談地獨自與神明共處,這是古代道術的內涵之一。關尹、老聃對這種道術很喜歡,主張建立在常無與常有的基礎上,以太一為核心,以柔弱謙下為外表, 以空虛不毀傷萬物為實質。

  關尹說:“自己不存私意,有形之物各自彰顯。動如流水,靜如平鏡,反應如回響。忽然如無有,寂靜如清虛。相同則和諧,有得則有失。未曾爭先而常常隨順別人。”

  老聃說:“知道雄強,持守雌柔,願成為天下的溝壑;知道明亮,持守暗昧,願成為天下的山谷。”人人都爭先,獨自甘願居後,說承受天下的垢辱;人人都務實,獨自甘願守虛,不使斂藏所以有余,多如高山堆積。他立身行事,從容不迫,無為而嘲笑機巧;人人都求福,獨自甘願委屈求全,說姑且免於受罪。以深藏為根本,以儉約為綱紀,說堅硬的易於毀壞,銳利的易於挫折。常常寬容待物,從不侵削別人,可以說達到了頂點。

  關尹、老聃啊!真是古代的博大真人!

  寂寞無形,變化無常,死死生生,與天地並存,與神明同往!茫然何往,忽然何去,包羅萬物,不知歸屬,這是古代道術的內涵之一。莊子對這種道術很喜歡,以虛遠不可捉模的理論,廣大不可測度的言論,不著邊際的言辭,放縱而不拘執,不持一端之見。認為天下沈濁,不能講莊重的話,以危言肆意推衍,以重言體現真實,以寓言闡發道理。獨自與天地精神往來而不傲視萬物,不拘泥於是非,與世俗相處。他的書雖然奇偉卻宛轉隨和,言辭雖然變化多端卻奇異可觀。他內心充實而思想奔放,上與造物者同遊,下與忘卻死生不分終始的人為友。他論述道的根本,博大而通達,深廣而暢達;他論述道的宗旨,和諧妥貼而上達天意。然而,他對於事物變化的反應和解釋,沒有止境,不離於道,茫然暗昧,未能窮盡。

  惠施的學問廣博,他的書多達五車,道術雜亂無章,言辭多有不當。他分析事物之一,說:“大到極點而沒有邊際的,稱為‘大一’;小到極點而沒有內核的,稱為‘小一’。沒有厚度,不可累積,但能擴大到千裏。天和地一樣低,山和澤一樣平。太陽剛剛正中的時候就偏斜,萬物剛剛生出就向死亡轉化。大同和小同相差異,這叫‘小同異’;萬物完全相同也完全相異,這叫‘大同異’。南方既沒有窮盡也有窮盡,今天到越國去而昨天已來到。連環可以解開。我所知的天下的中央,在燕國之北越國之南。泛愛萬物,天地合為一體。”

  惠施認為這些是大道理,炫耀於天下而引導辯士,天下的辯士也樂於和他辯論。雞蛋有毛;雞有三只腳;郢都包有天下;犬可以變為羊;馬有卵;青蛙有尾巴;火不熱;山有口;車輪不著地;眼睛看不見東西;物指的概念不相稱,相稱也沒有止境;龜比蛇長;矩不方,規劃出的不圓;鑿孔不能圍住榫頭;飛鳥的影子未曾移動;疾飛的箭頭有不走也有不停的時候;狗不是犬;黃馬、驪牛是三個;白狗是黑的;孤駒不曾有母;一尺長的木棍,每天截掉一半,永遠也截不完。辯士們用這些辯題與惠施相辯論,終身無窮。

  桓團、公孫龍這些好辯之徒,迷惑人心,改變人意,能夠用口舌戰勝人,卻不能服人之心,這是辯者的局限。惠旆每天靠他的智慧與人辯論,專門和天下的辯士一起制造怪異之說,這就是他們的根本。

  然而惠施口若懸河,自認為最能幹,說天地果真就偉大嗎!惠施有雄心而沒有道術。南方有個名叫黃繚的怪異之人,問天地為什麽不墜不陷,風雨雷霆是怎麽回事。惠施毫不推辭地接受提問,不加思索地應對,廣泛解說天地萬物,滔滔不絕,沒完沒了,還嫌說得太少,又增加了一些怪異的說法。把違反人之常情的事說成是真實的,想通過辯贏別人而獲取名聲,所以與眾不合。輕視道德修養,努力追逐外物,他走的是歪門邪道。從天地之道來看惠施的才能,他就像一只蚊蟲那樣徒勞。對於萬物有什麽用處!做為一家之說還可以,如果能進一步奠崇大道,那就差不多了!惠施不安於道,分散心思於萬物而樂上不疲,終於以善辯出名。可惜啊!惠施的才能,放蕩而不行於正道,追逐萬物而不知回頭,這就像用聲音去追逐回響,用形體和影子況走一樣。可悲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5 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南華真經講解---《莊子全文白話翻譯及講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22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这么多啊 。。。。。。。{:soso_e154:}{:soso_e19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电脑详批生辰八字算命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元亨利贞网 ( 闽ICP备05001105号 )

GMT+8, 2018-1-23 08:20 , Processed in 0.17890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3-2018 China95.Ne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