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爻在线起卦 | 八字在线排盘  | 玄空飞星 | 在线取名 | 奇门遁甲在线起局 | 紫微斗数排盘 | 梅花易数 | 大六壬 | 金口诀 | 小成图 | 小奇门
首 页 | 奇门排盘 | 电脑简测八字算命 | 在线测姓名 | 奇门遁甲在线排盘专业版 | 详批八字 |  在线周公解梦 | 免费在线算命  | 在线万年历老皇历

元亨利贞网在线算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元亨利贞网官方客服微信号
发布悬赏预测任务八字终身运程详批观音禅寺重建缘起
杜新会奇门博客李计忠老师乾易网真人在线算命大街
在线详批八字算命算道命理辅助决策在线详批八字算命
查看: 52261|回复: 262

《子平真诠》读书心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24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线生辰八字算命
本帖最后由 yxuefengx 于 2010-9-24 22:49 编辑

读《真诠》日久,颇多获益,奈何少同道中人为友为伴,是以每有疑问则不得不苦思以求其解。
今日于外网中,见有人以《真诠》命例发文评述,一时有感,遂意欲将自己读书之所获一一记录下来,并将自己在读书时遇着的疑惑一并提上来,以期有师友可以为我解惑。

读书需细心,还要用心。
读书,要先信书。
“尽信书不如无书”此话原意并非“读书不要拘泥于书上或迷信书本”。但是,这话也告诉我们,在我们读书时发现问题的时候,我们需要辨证地去看待这个问题。
一本书好不好,可不可信,就在于它是否言之有理,言之有据,且能自圆其说,不前后矛盾。

所以,读《真诠》要先认同并理解真诠中的定义,概念,技法等等。然后以其理论来指导我们来更好的理解作者对书中命例的阐述。

手下现有一《真诠》文本,是从网络上下载而来的,虽然其中依然存在一些“豕亥鱼鲁”的错误,但大多应该是因历来手抄流传失误,或文件出刊校对不力而造成的。而且也不至于影响到《真诠》全书的理论体系及其技法应用。因此暂时放上来,供大家一起研究。待以后寻着更好的版本时,再予替换。当然这些错误,我也会在今后的读书中一一指出来。因为是读书时偶然所获,所以也许有些东西需要商榷,也有些东西需要完善,因此也希望有同道中人多多指点,欢迎拍砖。倘得一二同好,效胡章二人,以真诠为本,彼此辩难,阐发无余蕴,则为我辈之幸事也。

既然是读《真诠》,那么我们就该当用《真诠》的定义与技法来解读书中的命例以分析其所含的命理,而不能用他门别派的技法来附会解释。这在以后的读书中,也是要首先明确下来的。而至于真诠的各种定义及技法,均是从书中总结而出的。至少应该适用于书中所有的命例。若是有一例不合,则此理论、定义或者技法便不可为准。今后,读此文者,亦可对我所提出来的这些定义,理论及技法用真诠中的命例来印证。若是有不合之处,则吾当废之弃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3-7-10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线生辰八字算命
本帖最后由 believingin 于 2013-7-10 11:43 编辑

4、去一留一还是全去、全留,这是八字本性决定的。不要纠结于一些原理性的东西,这个问题就好比为什么干合只能一一对应,刑冲为什么需要一一对应一样。没有道理可论,只是一个原则。
那:
若  八字月令为财格   天干 成      杀    比    日   杀     显然这是败格,然若大运天干来伤食,却为好运,因为,命中那两个杀,我两个都帮你灭了,还可生助月令用神,难道不美么?这里显然可以灭2个.........
这里食神能否同时制2个杀呢,按照版主的意思“干合只能一一对应,刑冲为什么需要一一对应一样”,好象只能一个食神只能制1个杀,不能制2个杀,是么?五行生克都是一一的数量对应的关系么,即一个字只能克一个字,不能同时克2个字,一个字只能生1个字,不能同时生2个字,一个字能生1个字,同时能克1个字,因为这是两种不同的作用关系,是这样么,还是,只有天干合,地支刑冲会合等发生这种特殊关系时才具有这种数量上的一一对应关系呢?


这里看了以前的帖子,考虑到和此主题有关,特摘抄下来以做参考对比了:
我举个例子你看看啊:
乾造:丁亥 癸丑 己巳 丙寅
这个八字财印相战,你看看如何。
世道兴衰不自由 发表于 2009-9-5 23:50
乾造:丁亥 癸丑 己巳 丙寅
此造年月为财印相坏,但时上之印却是无碍

点评

我举个例子你看看啊: 乾造:丁亥 癸丑 己巳 丙寅 这个八字财印相战,你看看如何。 世道兴衰不自由 发表于 2009-9-5 23:50 乾造:丁亥 癸丑 己巳 丙寅 此造年月为财印相坏,但时上之印却是无碍 合、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7-19 17:55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 魅力 +1 收起 理由
6587502 + 1 + 1 我也想知道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2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回到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困扰2年了,现提出来,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   举例下,关于
5、财带伤官,财运则亨,煞运不利,运行官印,未见其美矣。
此先一个条件,就是财不甚旺而比强。财格最怕比劫相争,何况弱财怎堪重比,故而喜用伤官化比生财。
大运行财可助财星,又兼得伤官化比相生,故而比不夺财,运为美。

我一直认为,财格中,财不旺遇劫,特露伤官以化之,化之后,比劫还夺不夺财的问题?根据很多例子,我觉得这比劫还是夺财的,尽管劫遇伤可以化劫,但并不能阻止劫它不夺财啊,因为财格中财它没护卫哪!我们知道,真诠防止善用神被制被克是靠格生之神来护卫的,比如,财格则靠官来护,并非靠什么食伤来转化,转化根本不能起到护卫的作用,比劫照样克财破格;官格靠印来护卫,并非靠什么财来转化,食伤来照样克官;所以,对于上述财格逢比带伤来说,这比仍然是财格之忌,伤官还是不能去忌,顶多格局层次稍稍高一点些,按照真诠的当顺而顺,当逆而逆的思路,这种配制是不符合这总体思路的,善用神遭克制,就必须护卫,没护卫就破格,但是上面那种情况,财格中带比,不用官护,成格,反而用伤官化比,也能成格,特别疑惑。

点评

关于 “财弱比强,用伤化劫” 书中已经明确说了,是不得已而用之。 就好比七杀无食,而用伤。 官逢伤官而无印,而用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7-19 18:02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3-19 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xuefengx 于 2011-3-19 13:13 编辑

回复 为爱封琴 的帖子

这个实是想向老师求证下凶神遇制服,能否为我所用,而以吉神论,如此看来,吉神就是吉神,凶神就是凶神,不可颠覆其本质!

凶神逢制伏,可以为我所用,可以化凶为吉。但是这个吉并不是来自凶神本身,而是凶神与制伏之物配合的结果。当这个配合被打破时,则体现另一种结局。譬如印格用杀带伤食,本来伤食可以制伏杀神,形成了吉象,但是由于财的介入,直接导致助鬼使伤食不能制伏七杀。是以打破了原先的吉祥,故而不能为吉论。“吉神就是吉神,凶神就是凶神”,这话虽然不错,但是亦有“吉神可以破格,凶神可以成格”之说,所以,重要的并不是要分辨某一神的吉凶本质,而是要看配合以后的象是吉是凶。

斑竹老师的指点条理清晰,后学感激不尽!后学尚有小疑问想请教下,烦斑竹老师多指点一二----
一 印格用杀,则此七杀除了生印的作用,是否也起到能制强身的作用?因为真诠云:"生与克同用,克与生同功"

看你引用这话,感觉你对“生与克同用,克与生同功”的理解存在偏差。这话的本意,并非是想证明生克并举,因为五行先天就具备生克之功。譬如杀印,印本身便具有化杀生身之效,杀本身也具有生印克身之效,这是五行先天所决定的。真诠中这话的意思想说,抑过之克与扶弱之生对于格局成败来说有同样的功用。

至于印格用杀,前提是身印有所不足。
书中说“身旺不劳印生,印旺何劳煞助?偏之又偏,以其无情也”
何为有情,身轻而得印生,印弱而得杀助。
何为无情,身旺而印来生,印旺而杀来助。
印轻身重,身所体现的泄印抗杀之力更强,因此七杀生印与制身的功效同时表现,使身旺不至于太过。
印重身轻,则印表现的生身化杀之力更强,因此也无畏七杀攻身且不至于身主太过。
若是印身并旺,则身泄印之力强,印生身化杀之力亦强,而身强杀弱,则有太过之嫌。


二 印格用杀带食伤,食伤有无根气,根深根浅,是否也会影响格局的高低呢?

这个自然。虽然此格对身印的强弱没有要求,但是对食伤与杀的力量对比还是有要求的,也会直接影响格局的高低层次。
如果独用的话,大概来说,印格用官>印格用伤食>印格用财>印格用杀。
若是兼用的话,大概来说,印格用杀伤食>印格用官伤食>印格用财伤食>印格官杀混而取清

同样的印格用杀带食伤,需要分好多类。
譬如
身印皆强,杀轻,则伤食亦需轻。杀重,则伤食不论强弱皆宜。
身强印弱,则不论杀轻杀重,伤食需轻。
身弱印强,则伤食不论强弱。
身弱印弱,杀强则伤食必要强。杀弱则伤食必要弱。
总之,伤食的力量会影响原局吉象的高低。不能使太过,不能使太弱,所谓“弱者以生扶为喜,强者因生扶而反害;衰者以裁抑为忌,太旺者反以裁抑而得益。吉凶喜忌,全在是否合于需要”是也。(当然,不能把这话当成是针对日主而言的,其实这话是针对局象来说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4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xuefengx 于 2010-9-24 23:01 编辑

论正官篇中,宣参国造   
此造《三命通会》《渊海子平》中均有记录。而《三命》记录的是宋宣参政。《渊海》记录的是宣参政。三本著作略有出入,但官职称谓的不同并不影响真诠分析此造时的所用的理论技法。这也就是我前面所说的《真诠》文本中存在的一些“豕亥鱼鲁”的现象吧。      
             正官    正印    日主    正印     
乾造:  己     辛     壬     辛     (辰巳空) 
     卯     未     寅     亥


分析此造时,我们用的着《真诠》定义及技法有如下几种。
1、        格,局,格局,用神。四者各有所指,不可混淆。
2、        定格的原则:日主配月令本气即可。但有一个例外情况,那就是月令逢四季土时,定格需要先看干透,干无透则以本气即土为定格之物。外格除外
3、        用神本意为月令本气透出之物。但用神能变化,故,若月令本气不透时则以月令所藏之干透出为用。若地支有会合,则会合之物亦可为用。若皆无则以干头之财官印食杀伤等为用。
4、        干主动,支主静,干可克支,支不能克干,但地支发生合会时亦可作用于天干。
5、        判断根基强弱以天干归地支旺衰深浅为主,秉地支旺衰之气多寡而定的。印刃比肩亦可为根。
6、        支会成局
7、        格局为外格之通称
8、        格局的成败,在于用神清,若四柱带忌,则需有救护相神。相对正官格来说,成格的要求是,月令正官,无刑冲破害,干透清且有生扶,不可孤官无辅,也不可重官混杀。见伤破则需印护,官轻则需生扶,身轻则需助身。诸如此类。

其实,这些都是读《真诠》时首先要理解掌握的几个定义和理念。定义的东西就不想多解释了,我们可以将《真诠》中所引用的所有命例一一对照过去,看看是否相合。这里需要着重解释的是第5条。

天干强弱是以秉地支旺衰之气多寡而定的。
书中有“长生禄旺,根之重者也;墓库余气,根之轻者也。得一比肩,不如得支中一墓库,如甲逢未、丙逢戌之类。乙逢戌、丁逢丑,不作此论,以戌中无藏木,丑中无藏火也。得二比肩,不如得一余气,如乙逢辰、丁逢未之类。得三比肩,不如得一长生禄刃,如甲逢亥子寅卯之类。阴长生不作此论,如乙逢午、丁逢酉之类,然亦为有根,比得一余气。”
从上面这段文字,我们不难得出一个很有用的力量对比序列,即:
一比肩<阳干墓库≤二比肩<余气≤阴长生≤三比肩<长生禄刃。

需要注意和分析的是,书中提到的“长生禄旺,根之重者也,墓库余气,根之轻者也”与“长生禄刃,如甲逢亥子寅卯之类”这两句话。第一句话,从句中的“长生、禄、旺、墓库”等词语来看,这里所说的是代表天干旺衰的几个阶段。而通常我们也会将第二句话中的“长生禄刃”看成是旺衰的三个阶段,即长生,禄,帝旺。但从下文结合来看,实际上,这里所说的“长生禄刃”却是代表四样东西。即长生,印生,建禄,羊刃。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下文以亥子寅卯四支来对应的原因。长与禄,代表了旺衰两个阶段,生与刃则是代表了十神生扶的两个关系。由此可知,有无印生也是作为判断天干根基强弱的一个重要指标。

弄清楚定格、用神、以及干支强弱以后,我们再分析命局。

此造,壬生未月,未为四季月,因此取格需要以月支所藏透出之物为定格之物。此造年上透出未之本气己。因此定为正官格。

格局既定,当取用神。未月藏己乙丁,此造透出己土,则己土为用。因地支三合成局,使支中也化成一个用神,即可看作是透出了乙木。这样此造的用神就有两个了,即正官与伤官。

然后就要看此格的成败了,成格则吉,败格则凶。此造正官格,地支会成伤官局,如透出伤官一般,是为正官格之大忌。但很幸运的是,天干透出两个正印来,这就叫有情。正是“正官佩印,不如透财,而四柱带伤,反推佩印”。

有情之后,再看是否有力,就能定格局高下了。
初看此造,就会觉得此造金木之力量对比看似悬殊,但实际上却并非完全不能比较。
第一,未月虽为夏月,金气受损,但未月四季,其实以土司令,土可泄火生金。(别说燥土不生金之类的话,因为真诠并无此种观点。既然是以真诠的技法分析,则当自圆其说。若是真诠别处有提及此种观点,则此话便就不通,若真诠无提及此种观点,则此话便通。)更全局无明火,故,辛金受损不大。
第二,未月此时金为进气,木则退气,一进一退,此消彼长,力量对比就更加相近了。
第三,天干辛透了两个,均有效的压制地支的伤官之气,且互为比助。得一比肩亦为有根。
第四,最重要的一点,辛金坐未土,己土为印,因此又算得了一个强根。
综上,金与木之较量,虽然总体来说,金气稍弱,木气较强,但一个主克,一个受克,一个透在天,一个藏在地,相比之下,也算两停。这就算相神有力。

故书云“然而遇伤在于佩印,混煞贵乎取清。如宣参国命,己卯、辛未、壬寅、辛亥,未中己官透干用清,支会木局,两辛解之,是遇伤而佩印也。”印为相神,全局成败之关键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4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论正官篇中,范太傅造
0         枭神    正财    日主    正印   
乾造:  丁     壬     己     丙     (戌亥空) 
0         丑     寅     巳     寅
同样,需要讲在前面的是几个真诠中的定义与技法。
1、        非日主参与的干合不论化。外格除外。
2、        非日主参与的干合只作合去论,喜而不喜,忌而不忌
3、        地支结局只要三合中其中任何两字即可成功,不论位置,但结局不论化气。外格除外。
4、        地支重,不算重。地支杂,不算杂。即如此造,两寅在地支,亦不作重官论。若是地支再见卯木,亦不作混杀论。
5、        地支主静,非结局不能动。

第1、2两点,在《真诠》“论十干合而不合”中已经讲得清楚了,所以,这里就不再赘述。
第3点,也可在《真诠》所引得命例中可以印证。《真诠》中的观点,就是三合不论是何两字处于什么位置,只要出现,便能结局成功。
第4点,在《真诠》“论喜忌干支有别”章中也已阐述明了。“譬如甲用酉官,逢庚辛则官煞杂,而申酉不作此例。申亦辛之旺地,辛坐申酉,如府官之掌道印也。逢二辛则官犯重,而二酉不作此例。辛坐二酉,如一府而摄二郡也。”
第5点,同样在这以章节中讲了“透丁则伤官,而逢午不作此例。丁动而午静,且丁己并藏,安知其为财也?”“然亦有支而能作祸福者,何也?如甲用酉官,逢午本未能伤,而又遇寅遇戌,不隔二位,二者合而火动,亦能伤矣。即此反观,如甲生申月,午不制煞,会寅会戌,二者清局而火动,亦能制煞矣。然必会有动,是支与干有别也。即此一端,余者可知。”
这段话有两个意思,
一是说,地支主静,一般只作天干的根本,它们只通过天干来相互作用,单地支之间是不会作用的。比如,甲木生在酉月,是正官格。天干透出丁,则为伤官,是天干可以作用地支,动克静也。若是天干不透丁,而只是地支出现一个午字,则不作伤官论,也就是说午伤克不到酉官,是地支不可以作用地支,静不能克静也。
二是说,地支若是结局了,就可以变静为动,不但可以作用到天干,也可以作用到其他地支。比如,甲木生在酉月,是正官格。地支中见午,不论位置如何,午是克不到酉的。而当地支另见寅或者见戌,则地支结局而动,就可以克酉了。同样的道理,甲生在申月,为七杀格。虽支见午,但午不制杀,格局仍然不成。但是若再见寅或再见戌,则地支结局而动,就可以制杀成格。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用真诠的理论,给此命定格。(定格的技法在论宣参国造的时候已有交代,这里就不再罗嗦了。)
寅非杂气,故定格只需以日干配合月令本气即可。己生寅月,入正官格,这也是此命被收入于“论正官篇”中的缘故。

定格之后,先寻用神。
此造寅月秉令,寅内藏甲丙戊,独透丙火,自然以丙为用。地支巳丑相会,暗拱酉金,故辛为虚用。

观喜忌
正官格怕伤,此造宣参国造类似,均为正官格,地支结伤局破格,天干透印以护卫成格。所不同的,宣造用神为官,官星明朗,伤官为忌,印星为相。而范造用神为印,官星隐藏,财伤为忌,枭为相。
正官怕重,地支重寅,真诠不认为这样的配合是重官。

再看用相喜忌之强弱,情之向背。
寅为春月,木旺火相,木有两寅为根,火有一禄两生,自然官印力强,此为善用有力。地支巳丑结局,三合少一,失令而不透,力量明显不能与宣造的三合局同日而语。此为不善神无力。
丙火为用,伤用者,壬水也,故壬为忌神。丁壬一合,则可去忌存善。因此格局败而复成,全赖丁火之相。此相神有情。

综合看,此造成格,且用神有力,因此大贵。而相较宣造,此用神之力更强,故更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5 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论正官薛相公命
劫财    正印    日主    正财     
乾造:  甲     壬     乙     戊     (寅卯空) 
     申     申     巳     寅
先要讲的是,真诠引用命例大多以《三命》《渊海》《神峰》等书中之例为证。书中大部分的命例,在这三部书中都可以找到。同样此造,在《渊海》中也有记录。收录在《渊海》的正官格篇中。而唯一不同的是,《渊海》记录的薛相公命,其年支为“子”,而《真诠》中所记录的薛相公命,其年支为“申”。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此为同姓同位且三柱七字相同的两人,两书同时记录纯属巧合。而是两本书中,有一本记录错误,或因抄传失误,或为刊印失校,总之是属于“豕亥鱼鲁”的问题。

先不管两造到底是不是同一人。且先分析两造是否成格。
“子”造(以下称渊海所引之造)收录在“正官格”篇内,说明渊海的作者是认可此造入了正官格的且成格的。那么以《真诠》的定格理论,此造是否也入格,也成格呢?

技法1、真诠定格的原则:日主配月令本气即可。但有一个例外情况,那就是月令逢四季土时,定格需要先看干透,干无透则以本气即土为定格之物。外格除外。
此造乙生申月,非四季月,本气为庚官,故入正官格。说明《真诠》的定格原则与《渊海》的定格原则在目前看来是不冲突的。同样的,按此技法,“申”造(以下称真诠所引之造)也入了官格。

而若按有些门派定格的技法,当以月令透出之物定格,则此造乙生申月,干不透本气庚而透壬戊。当入财格或者印格。不管财印是否最终可以成格,至少这不符合《渊海》定格的原则。



既然定下了正官格,那么就当先取用神。

技法2、用神本意为月令本气透出之物。但用神能变化,故,若月令本气不透时则以月令所藏之干透出为用。若地支有会合,则以会合之物为先用。若皆无则以干头之财官印食杀伤等为用。

按此技法,此造月令本气不透,透出壬印戊财,壬戊并用。因财印是相克相碍的,所以财印并透就成了官格之忌。若不解救则难望富贵。而此时乙木日主正好夹在财印中间,通根时寅,得年月生扶,其力足可制戊。加上壬戊通根月令,已是先天有情了,故戊财与壬印可望相安无事,此一忌已解。

正官格,怕官星逢刑冲伤害。此造三刑俱,看似破格,实则有救。

《真诠》“论刑冲会合解法”篇中,“更有刑冲而可以解刑者,何也?盖四柱之中,刑冲俱不为美,而刑冲用神,尤为破格,不如以另位之刑冲,解月令之刑冲矣。假如丙生子月,卯以刑子,而支又逢酉,则又与酉冲不刑月令之官。甲生酉月,卯日冲之,而时逢子位,则卯与子刑,而月令官星,冲之无力。虽于别宫刑冲,六亲不无刑克,而月官犹在,其格不破,是所谓以刑冲而解刑冲也。”明确提到,月令逢刑冲时,除了合可以解刑冲外,尚可用别位刑冲的方法解月令刑冲。比如,丙生子月,为正官格。见卯,则子卯相刑破格。而若再见酉,则卯酉相冲,使卯不刑子,就是破格复成。那么用在此造上,我们就可以看出年“申”的作用了。这就是以别位之刑冲解月令之刑冲。

好了,成格了,用神不相碍了,接下来就要看此格层次高下如何了,也就是看用神有情有力体现在哪里。

前文说到,此用神为壬戊,因为同根月令,所以成为有情。
《真诠》中云:“何谓有情?顺而相成者是也”。书中对“有情”的诸多形式其中的一种注解,就是同根月令。在“论偏官”篇中有“何参政命,丙寅、戊戌、壬戌、辛丑,戊与辛同通月令,是煞印有情也”一语。说的便是这种情况。
再说有力,秋月金旺水相,壬水通根月气,得地支两长生,且得两木护卫而不受克,其力也大。戊土坐寅长生,巳为其禄,申亦为长生通根之地。虽受两木克,终究木与土也有情。克力不甚重。且甲木远,其力小,乙木为阴阳相克,克也有情。故戊土之力也强。

综上,官格成,用神清,有情有力,故此大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5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论财篇,葛参政造:
才    才    日    官
壬申、壬子、戊午、乙卯

此造出自《渊海》,因其生于戊午日,故收录在日刃篇中。按《渊海》的观点,此格符合日刃格。

但由于《真诠》是重月令提纲,轻杂格的。所以在《真诠》的“论时说拘泥格局”篇中有“八字用神专凭月令,月无用神,始寻格局。月令,本也;外格,末也。今人不知轻重,拘泥格局,执假失真”一语。这里所说的格局,在前面已经解释过,并非现在我们所理解的格局,而是相对于格,局以外的外格(因其名目繁多而杂,故曰杂格)。也正因为如此,《真诠》作者将其纳入财格当中,而摒弃杂格不用。

在书中“论杂格”篇中有“若夫拱禄、拱贵、趋乾、归禄、夹戌、鼠贵、骑龙、日贵、日德、富禄、魁罡、食神时墓、两干不杂、干支一气、五行具足之类,一切无理之格,既置勿取。即古人格内,亦有成式,总之意为牵就,硬填入格,百无一是,徒误后学而已”一语。再次强调了“重月令提纲,轻杂格的”的定格原则。

当然《真诠》并非完全摒弃了外格。他只是将诸多名目繁杂,花样百出的格局进行精简,以官、杀、财、印、伤、食六格,加上阳刃、禄劫共八格为主旨的八格法,对格局进行全面细致的梳理。八字若是不入八格,则再划入杂格(外格)而论。

然后,《真诠》对杂格进行了定义,并给出了入格的标准。“杂格者,月令无用,以外格而用之,其格甚多,故谓之杂。大约要干头无官无煞,方成格,如有官煞,则自有官煞为用,无劳外格矣。若透财尚可取格,然财根深,或财透两位,则亦以财为重,不取外格也。”

可见这个标准就是“月令无用,干头无官无杀,或财无重根,或财止透一位者,入杂格”。

在《真诠》这段文字中,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格用。一般来说,我们定义用神的时候,都只是按正格取用来定义。用神或为月令提纲(令用),或为月令所藏而透于天干者(透用),或为地支结局而动者(局用)等等。而这里所讲的格用,则是以外格为用神。就好比地支结局可以为用一样,外格也可为用。

明白了格用以后,我们再看“乃若天地双飞,虽富贵亦有自有格,不全赖此。而亦能增重其格,即用神不甚有用,偶有依以为用,亦成美格。然而有用神不吉,即以为凶,不可执也。”一语,就能够很容易的明白“偶有依以为用”是什么意思了。

此段话的意思是,“就好比天地双飞这个杂格,即便是真的富贵了,也自当是因为其入了其他正格的缘故,不全赖天地双飞的作用。但是如果两格皆成,也能增重其正格的富贵程度。即使正格的用神不甚有情有力,也可以依此外格作为用神,而成就美格。然而,当正格用神不吉,即破格的时候,即便是入了外格,也作凶论。”这就更加强调了“正格为重,外格为轻”的理念,也更强调了“提纲有用提纲重”“有官莫问格局”的真诠定格原则。

基于以上论点,再观葛造:壬申、壬子、戊午、乙卯。月令有用,干头透官,财透两位,诸如这般均不符合入杂格的标准。所以《真诠》才废弃《渊海》中的日刃一格,将其划分到八正格的财格当中。

这在另一部命学经典《三命通会》中也得到了印证。因为此命也被收录《三命》其中。
由于《三命》作为一部类似于命学大百科全书性质的书籍,因此它对各种门派,学说,著作均加以包容性的收集,并存异。
所以一方面它认可了《渊海》日刃格的说法。在书中“明通赋(东海徐子平撰。易水万育吾解。)”一篇中有:

日刃月刃及时刃,逢官煞荣神,功名盖世。(此为徐子平所撰)

此三刃格,要官煞、印绶相制化。荣神,印绶异名。有官煞无印,有煞无官,俱得有印化煞尤佳。只怕羁绊,如有官不可见伤,有印不可见财,有煞不可见食伤。压之,或制去、合去,皆不成正格。如壬申、壬子、戊午、乙卯,日刃有乙卯制伏;(此为万育吾所注)

虽然在“明通赋”原文中,并未收录此造,但是相信万育吾也看过徐大升所编辑的《渊海》一书,故此,在注解时,万育吾便将此造引用在此。

另一方面,《三命》也认为此造应该入正格。在“论阳刃”篇中有:
“壬申、壬子、戊午、乙卯,自坐阳刃,二壬申子财旺且多,子午虽冲,申子会午不能冲,时官制伏阳刃,只作财官格看,所以大贵。”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里,也提到了会合可以解冲这一重要的看命技法。可见,这一技法并非《真诠》一家之说。

由此可知,《真诠》将此造划入正格,亦有其理。


格局既定,那么我们回到《真诠》原文:
“财喜根深,不宜太露,然透一位以清用,格所最喜,不为之露。即非月令用神,若寅透乙、卯透甲之类, 一亦不为过,太多则露矣。然而财旺生官,露亦不忌,盖露以防劫,生官则劫退,譬如府库钱粮,有官守护,即使露白,谁敢劫之?如葛参政命,壬申、壬子、戊午、乙卯,岂非财露?唯其生官,所以不忌也。”

细读这段文字,我们也不难发现这里隐藏着几个《真诠》论命的一些定义与重要技法。
1、        清的定义:去忌成格谓之清。
2、        财格所忌者,劫夺,露白等
3、        露财的定义:若财格,天干透一位财,或地支重见则不为露。天干重见则为露。
4、        财不论正偏。
5、        露财格所喜:财既露,则喜官星救护。

于是我们来逐步分析葛造

首先是定格。
戊生子月,非杂气月,故以本气定格,及为财格。

然后是取用

子月藏癸,因财不分正偏,故天干透壬亦为用。这种情况恰好就属于文中所说的“非月令用神,若寅透乙、卯透甲之类”所说的情况。更何况按《真诠》地支结局而用的技法,此造申子结局成财,所以定财为用,无可非议。

有神既定,当看格局成败之机。
财格所忌,一是遇劫,二为财露,三为身弱,四为遇杀。诸如此类。

一、        此造戊午,坐阳刃劫财,冲子水用神,本是大忌。而刑冲有合解,阳刃有官制。地支之劫不能克天干之财。因此忌而不忌。
二、        此造干透两财为露,但得时上官星透出救护,是为退劫。忌而不忌。
三、        戊月失令,但通根申午,身有强根,便可任财官。
四、        此造官纯而不杂。只是行运时见杀则忌。
故此,财格成。而以乙退劫,以申解冲,此皆相神也。

再看相用之间有情有力与否而定格局高下
壬水为用,与日主同根在申,故为有情兼有力。相神乙官,透时而得禄,更兼两水来生,亦有力。故此,此造大贵。

点评

即非月令用神,若寅透乙、卯透甲之类。。。 可见壬并非用神。 楼主很久没有来了,甚是可惜,希望有缘交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3 21:5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6 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论印篇,汪侍郎命
正印    偏财    日主    正印     
乾造:  辛     丙     壬     辛     (戌亥空) 
     酉     申     申     亥    

此造见于《渊海子平》一书,在“印绶格”篇中有收录。而《真诠》亦引用此命“汪侍郎命是也。有印多而用财者,印重身强,透财以抑太过,权而用之,只要根深,无防财破。”

先不管汪侍郎到底指的是谁,我们单就八字出发,看看其为何能贵至侍郎。
首先要说的,还是一些真诠论命所需要掌握的理论和技法。
1、        定格以正格为重,杂格次之。
2、        以日干配月令本气定格,而四库月以月令所藏之物透出定格。
3、        定用神的次序应该是月令本气透出>地支合会结局>月令余气透出>非月令所藏的透干财官杀干
4、        天干两合一为争合,如年时为甲,月为己则是,年月为甲,时为己或年为甲,月时为己则不作争合论。

好了,我们先来定格局。
观其大略,八字当中五金两水一火,看似乎金水很旺,且丙辛也有合水之象,似乎可以入外格,以金水相涵,或者两气成象论格。
但实际上,因为按上面提到的《真诠》第4点技法要求来对照的话,丙辛这样的位置组合是不作合的,那当然就更化不了。因此所谓的金水相涵,或者两气成象则不能成立。

故此,按正格的定格原则来看,此造月令为申,非四库月,故日主与其本气庚配合而成印格,

格局既定,则需寻用神
按定用的次序来看,此造申之本气不透,藏干也无,地支有合会结局,则取透干之偏财为用。
所以《真诠》“论印”篇中才有“有印多而用财者”之语。说的就是此造为印格,但格之病在于印多。而用神为财的话,正可以抑太过。

格局用神既定,则需看格之病,
此造地支金水一片,印又两透,想入外格又不成立,故以印多身强为病。有道是“身强何劳印生”,“偏之又偏”也。

忌神已经找到,那么就需要寻找去病之物。
此造一派金水,独月上一点丙火。且地支无根,失时失助,又泄又克的,好像自顾不暇,如何能为去忌呢?!实际上,丙虽然在八字中看来根基很浅,但也不能算完全无根。因为亥中藏甲,尚存一点生气。且丙火见酉亥为贵人齐至,故虽弱而不灭。只待时运引发则可发力。
而观此造,逆行东南大运,一路生助丙火相神,故此能成美格,许为贵人。若是一路西北,则贫贱无疑。

其实三命中尚有一例与此相似,辛酉、丁酉、壬申、辛亥。与汪侍郎造唯丙申月与丁酉月之分。而此造同样位至侍郎。可见《真诠》“有印多而用财者,印重身强,透财以抑太过,权而用之,只要根深,无防财破”之语,亦合彼造。
而观此造,似比汪造更加有福。此皆因其用神更为有情有力之故。
同样的印格,同样的以印多身强为病,同样的以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6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接楼上:

抑印,同样的用神贵人双至。不同的是丁火之根更强,与壬水更亲,与印绶更为有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9-26 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你钻到这里来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6 魅力 +4 贡献 +2 金豆 +2 收起 理由
yxuefengx + 6 + 4 + 2 + 2 呵~~~这里水比较静,不似外面这般汹涌!可以 ...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9-28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9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本帖最后由 yxuefengx 于 2010-9-29 13:28 编辑

论印篇,张参政命造
           古例张参政之命 乾造:丙      戊   辛     戊                        
                             寅         戌   酉          子
引用《真诠》的命例及论述,就当用《真诠》的理论与技法。
此造在《三命》与《渊海》中均有记录。《渊海》收录在“杂气财官格”篇内,而《真诠》引用此造,收录在论印篇中。大概是,《渊海》重财官的缘故。因,月令杂气月,干透丙火同样通根在戌,故而。实际上,正官也的确同戊土印一样,为此造的用神。因此象这样的格局,《真诠》有解释,称为兼格。“又有变之而不失本格者。如辛生寅月,透丙化官,而又透甲,格成正财,正官乃其兼格也”,说的便是这种情况。,拿真诠里的话说就是,“辛生戌月,土丙化官,又透戊,格成正印,正官乃其兼格也。”因此,真诠把它划入正印格来论。

1、        财印论格时是不分正偏的。
2、        官杀一为善用,一为不善之用,善当顺用,不善当逆用,所以需要分正偏,不可简单的看成同是克身之物。
3、        “身旺印强,不愁太过,只要官星清纯”说明,印格之人,只要官星透露而无伤,则不忌身强印旺。至于官之有根与否不影响格局成败,只影响格局高下。
4、        “有用偏官者,偏官本非美物,藉其生印,不得已而用之。故必身重印轻,或身轻印重,有所不足,始为有情。”这段话说明,印用七杀相生的成格是需要条件的。即身重印轻,或身轻印重,这叫有所不足,这时候,杀去生印方能可成格。
5、        由3、4可知,印用官,不论印身强弱如何,只要官星清纯,即能成格。而印用杀,则需要印身有偏重,不所不足,方为有情。
6、        “至如印用七煞,本为贵格,而身强印旺,透煞孤贫。盖身旺不劳印生,印旺何劳煞助?偏之又偏,以其无情也”。说明,若身印并重,而用七杀,谓偏之又偏,故而不美,格成孤贫。
7、        分开了官生印,与杀生印之别以后,就可以以格局论行运喜忌了。
“其印绶用官者,官露印重,财运反吉,伤食之方,亦为最利。”这说明,同样是印绶用官,如果官露而印又重,则需要财来抑印生官,或伤食来耗印绶,使印绶发挥护官的作用而减少泄官的不利影响。
需要提的是,这里没有提到身的强弱如何。其实,这在真诠的前篇中早有论述,即身有根,即可任财官,当伤杀。“是故十干不论月令休囚,只要四柱有根,便能受财官食神而当伤官七煞”是也。
那么什么算有根呢?真诠也给了解释,“人之日主,不必生逢禄旺,即月令休囚,而年日时中, 得长生禄旺,便不为弱,就使逢库,亦为有根”
而根的强弱如何分辨呢?“长生禄旺,根之重者也;墓库余气,根之轻者也”然后书中就给出了一个关于根力量强弱的序列来。

8、        所以,这里对身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有根。若无根,则不入官印双全之格。
9、        而若是杀来生印的话,就与官生印之论颇有不同。即“印用七煞,运喜伤食,身旺之方,亦为美地,一见财乡,其凶立至。”前面说了,杀是不善之用,需要逆用,因此见伤食运便能克制杀之戾气,使之为我所用。若是见了财乡,则财能生杀,更助戾气,故而不利。在这里,同样也没有提出对日主强弱的要求。因为对日主强弱的要求已经在成格与否的标准中确定了。所以,杀印相生的话,喜见伤食,却不喜财。
10、        八字若是见杀又见伤食的话,则又成一格。这个时候,因为七杀元有制约,因此化为贵气。即所谓“化杀为权”或“化杀为官”或“七杀有制化为官”等。就相当于七杀变为正官一样,那么也就不论身旺印旺的问题,都能成格。至于财杀,相对印格来说,无论如何都不能并见的。
回到真诠中来,
古例张参政之命 乾造:丙   戊   辛     戊                        
                             寅         戌   酉          子

按真诠技法,此造戌为杂气月,有本气透出,故以戊土为用定为印格。
地支寅戌结局,干透丙火,此丙火亦为用神。要紧的是,辛坐酉支,又生秋令,得土印相生,为有强根。故此造入印用官生格。
官印相生,不论身旺印强。只要官星清纯。何谓清纯,即无刑伤克合破害等物、干无重官、不杂杀,地支结局不逆克官星即是。

当然,在这里我们很明显的可以看到,日主,印,正官均是有强根的,这叫用神有力。而戌月令同为官印之根,这叫用神有情。有情有力,官印相生自然富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30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本帖最后由 yxuefengx 于 2010-9-30 20:02 编辑

论正官篇,李参政命造
李参政命,庚寅、乙酉、甲子、戊辰

《真诠》原文“然而遇伤在于佩印,混煞贵乎取清……李参政命,庚寅、乙酉、甲子、戊辰,甲用酉官,庚金混杂,乙以合之,合煞留官,是杂煞而取清也。”

此造,原在《三命》、《渊海》、《神峰》中皆有收录,唯《神峰》录为“李廉使之命”,与其他文本稍有不同。然则《渊海》与《神峰》皆将此造录在“时上偏财格”篇,意即此造当入此格。

其实,按《真诠》“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及“若月令自有用神,岂可另寻外格”的定格原则来定的话,此造应为正官格,故此录在此篇。

定格之后便是取用。此造酉令独藏辛官,不透,当取地支子辰结印为用。

用神既定,则当寻病忌。此造,酉官不见刑冲破害,不见重官,不见伤官,独以年上透杀为混杂之病。故而需要清之。

所以当乙木出现时,与庚作合,则可去忌,使官杀清,官格成,此乙木相神之功也。

再看,病忌既去,官不可孤,最喜财印相辅。此造印结局在地,财透干在天,且财印同根在辰,为有情,故不作相碍论,因此官贵。



其实,通过此造。我们还可以衍生出去,讨论另一个很重要的命题------“在《真诠》的理论体系下,什么样的组合才算是官杀混杂”。

现在流行的日主平衡论中,通常都按官杀同为克身之物而论。岂知同为克身之物,而阴阳有别。故此,要想弄明白官杀为何需要两分,就要先弄明白官杀名称的由来,要想弄明白官杀的由来则要先知干支生克,要知干支生克则须先明干支之由来。故此《真诠》开篇第一句,便交代了“阴阳”二字。
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等等,其实太极、两仪、四象是一不是二,只是名不同而其实相同,彼此无差。太极中生阴阳四象。譬如人分男女,亦复有老少等等,相对性别来说,人分男女,相对年龄来说,人分老少,故此阴阳之别也。男人是人,女子是人,老男人是人,老女人是人,小男人是人,小女人也是人,故此四象阴阳为一太极也。引申到术数,因为“易”,故以变易为标准,即阴阳之分来自动静之变也。此阴阳为名,动静为实也。

即知阴阳,则须知五行。五行自四象而出,此亦如两仪与太极的关系一样。何谓四象,即太阳(极动)、太阴(极静)、少阳(初动)、少阴(初静)是也。又以五行类四象,则,火,水,金,木之谓也。而土是这四气冲结而成,所以土就注定与其他四行的不同,这在杂气定格取用中便有所体现,此为题外话。
世间的万物皆有阴阳,比如代表着少阳的木,只天干来说,甲为阳,乙为阴。只地支来说,寅为阳,卯为阴。而干支统论,则甲乙为阳,寅卯为阴,这就是干支区别。而前面说过了,阴阳之分实际上就是动静之别。所以,可以看出,干主动,支主静是有理论基础的。有了这个理论基础,我们才可以接下去讲这些分别具体会体现在什么地方。因此书中“论喜忌干支有别”篇,开篇就用“命中喜忌,虽支干俱有,而干主天,动而有为,支主地,静以待用,且干主一而支藏多,为福为祸,安不得殊?。”一句来再次强调。
混是相对清来说的,杂是相对纯来说的。
杂有许多种形式,比如官格杂杀,杀格杂官、官格杂食、印格杂财,财格而正偏同透等均为杂。我们拿“论喜忌干支有别”一篇来分析《真诠》是如何定义官杀混杂的。
譬如甲用酉官,逢庚辛则官煞杂,而申酉不作此例。
O  辛  甲  庚      O  O  甲  庚  
O  酉  O   O   或  O  酉  O   O           谓之混杂
如正官篇中李参政造,偏官篇中岳统制、沈郎中造皆是,只是混杂之病均得药相救而已。又,为何辛官不透只透庚杀亦为杂?!盖因月令本气随时可用,其力与天干之动相若。故,月令为官,则不可见干杀。月令为杀,则不可见官。此皆为混杂

书中“煞刃逢食,格之败也,然庚生酉月,年丙月丁,时上逢壬,则食神合官留煞,而官煞不杂,煞刃局清”
丙  丁  庚  壬     
O  酉   O   O      此官杀同透亦为杂,故需食神合官而留杀。
申亦辛之旺地,辛坐申酉,如府官又掌道印也。
O  辛  甲  O      O  O  甲  O  
O  酉  申  O  或  O  酉 申  O             谓之清
书中有云“如丙戌、丁酉、庚申、壬午,官煞竞出 ,而壬合丁官,煞纯而不杂”以官杀并透而曰杂。
庚 乙  甲  辛         丙  丁  庚  壬   
O  酉  申  O   对比   戌  酉  申  午  
此天干合杀留官,地支虽戌午藏丁而亦为丙根。
逢二辛则官犯重,
O  辛  甲  辛     
O  酉  O   O          谓之重官
而二酉不作此例。辛坐二酉,如一府而摄二郡也,
O  辛  甲  O      
O  酉  O   酉          不谓之重官,但酉酉自刑,为刑官,格亦破。
在行运篇中,又提到“如甲生酉月,辛金透而官犹弱,逢申酉则官植根,逢庚辛则混煞重官之类是也”
O  辛  甲  O      
O  酉  O   O    似这种情况(前提是官相对整体命局来说力量尚弱),如大运逢申酉,则为官根,则喜;如逢庚则为混,如见辛则为重,皆不喜。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原局不见刑冲破害破格,若大运见刑冲则如何论?”按文中所言,则酉月见酉亦为助根,似乎不忌酉酉自刑。 而书中又有“甲用酉官,行卯则冲”之言,则酉月见卯则为冲。故此,似乎官格行运,不忌刑而忌冲。又或者刑冲皆忌,只不过因为官弱,故酉月见酉运,虽刑而亦作扶官,不至于破格罢了。

O  庚  乙  O      
O  申  O   申    则亦清

以上皆言,混、杂、重。
透丁则伤官,而逢午不作此例。丁动而午静,且丁己并藏,安知其为财也?
O  辛  甲  丁         
O  酉  O   O     谓之伤官。

O  辛  甲  O         
O  酉  午  O     谓之无伤   
然亦有支而能作祸福者,何也?如甲用酉官,逢午本未能伤,而又遇寅遇戌,不隔二位,二者合而火动,亦能伤矣。O  辛  甲  O        O  辛  甲  O
O  酉  午  寅   或  O  酉  午  戌   谓之伤官。
即此反观,如甲生申月,午不制煞,会寅会戌,二者清局而火动,亦能矣。然必会有动,是正与干有别也。
O  庚  甲  O        
O  申  午  寅     谓之制杀。
即此一端,余者可知。
此言干支动与不动,用与不用



到此为止,我们很明确的了解到,其实《真诠》对官杀混杂的标准和定义是很清晰的。只是我们从来都不去细细揣摩,故而才会被“混杂”一词弄的“混杂”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0-11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即“印用七煞,运喜伤食,身旺之方,亦为美地,一见财乡,其凶立至。”
……………………………………………………………………………………………………
这句话的意思按我理解应该是行财运会克制印星,七杀则会攻身,除非天干透出比劫护卫印星。
行食伤运则当做泄秀看待,好像不是制杀,因为杀星本身有印护卫,食伤不敢妄动。
但说来也怪,其表述语“财乡”,也可以是地支,不一定能够克倒印星,所以存疑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2 收起 理由
yxuefengx + 2 多谢指点。 一般来说,这里所谓的财乡大多 ...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0-11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此造一派金水,独月上一点丙火。且地支无根,失时失助,又泄又克的,好像自顾不暇,如何能为去忌呢?!实际上,丙虽然在八字中看来根基很浅,但也不能算完全无根。因为亥中藏甲,尚存一点生气。且丙火见酉亥为贵人齐至,故虽弱而不灭。只待时运引发则可发力。
而观此造,逆行东南大运,一路生助丙火相神,故此能成美格,许为贵人。若是一路西北,则贫贱无疑。
…………………………………………………………………………………………………………………………………
丙火遇亥乃死绝之地,如果认为亥中藏甲,尚存一点生气,那可能有点牵强。其实,《真诠》在论述印格的成败时就提到“印多逢财而财透根轻,印格成也”,因此此造大运如行至财地,格局乃大成。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2 收起 理由
yxuefengx + 2 《渊海》“又论五行生旺衰绝吉凶”篇:论命 ...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0-11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字终身运程详批
丙日亥时为何《渊海》会作贵论,恐怕是一种大概指向吧,如果是针对一个命局那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
这样的说法一般来讲不能跟你所举的那个命例相提并论,为何呢?因为我们谈的是有根无根的问题。丙生亥时,亥乃壬杀之禄地,同时也是甲印之长生,有杀印相生之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0-17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11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希望能看到楼主更多的分析。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6 魅力 +4 贡献 +2 金豆 +2 收起 理由
yxuefengx + 6 + 4 + 2 + 2 最近的确懒散了些,不大喜欢动脑动手了!争.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2-20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线生辰八字算命
本帖最后由 yxuefengx 于 2011-2-20 15:04 编辑

转贴:命理笔记13-古籍怎么说1-几个判断命局喜忌的关键问题
原文链接:blog.sina.com.cn/s/blog_54af2c900100hjxf.html


    研究命理实为个人业余爱好,大概是从2000年接触邵伟华的《周易预测学》至今,关于四柱论命,先后陆陆续续翻过很多书,诸如《邵伟华四柱预测学》,朱祖夏的《命理应用精解》,《三命通会》,《神峰通考》,任氏版《滴天髓评注》,李后启的《之秀命理》系列,李涵辰的新派八字系列,曲炜《四柱祥真》,祝国英的《国英命理学二》,苏国圣《断命一口金》,《中原盲派秘典》以及《北方盲派秘典》等,虽然填充了很多,但杂乱无章,不得其门而入。
    2008年,在网上偶遇Liuyang66的论命心得,才如醍醐灌顶一般,知道了有所谓传统子平派、平衡用神派以及李涵辰的新派之分,也是从那以后,才陆陆续续接触到徐伟刚的《八字正解》,黄大陆的《命理边学边聊》、《子平真诠评注》等,这才又重新拿起那些尘封在书架上的古籍,诸如《渊海》、《神峰》、《三命》、《滴天髓》来读。
    所谓书读百遍,其意自现。通过细细品读才发现:当初走马观花翻古籍,实在是虽入宝山却空手而还;心浮气躁,总想取捷径,总想快速登堂入室,反而弄巧成拙,没有弄清楚古人究竟在说些什么就自以为可以出师了,结果只能是在实战中屡屡受挫。比如:日主弱,七杀当令且势众,如果年上伤官干支同气,是按七杀有制论吉,还是按克泄交加论凶?如果再加上时上财星透干,是否按伤官生财论富?可是七杀凶神还旺着呢,又该如何处理?是否论虽富而终凶?真是无所适从了!
    有一天,突发灵感,如果我能够把论命中那些模棱两可、令我无所适从的关键问题都罗列出来,一一考证,使之选择明确化,是否就可以走出目前的论命困境了?
    个人感觉:把命局的喜忌区分准确,是论命的核心。而如何区分命局的喜忌?则需要解决如下几类关键问题:
   (一)日主旺衰平衡需要和格局舒配需要的关系问题
    1、是只看日主旺衰平衡需要而定喜忌?日主旺,就喜抑制;日主弱,就喜生扶?
    2、或是只看格局舒配需要而定喜忌?逢官看财,逢财看食,逢印看官,逢杀看印?
    3、或是需要综合考虑格局舒配以及日主的旺衰平衡来定喜忌?
    4、需要兼顾的两面中,有没有优先性的问题?格局舒配优先,还是日主旺衰平衡优先?
    5、是不是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兼顾两者的需要?还是在某些情况下,只考虑其中之一方面,不需要考虑另外一方面?

   (二)日主以及其他十神的旺衰判断标准问题
    1、综合考虑格局和日主旺衰时,是否存在一个独立的、比较客观的旺衰的判断标准?
    2、还是要看日主和格局十神的力量对比情况来决定日主是旺,还是衰;或者格局十神是旺,还是衰?
    3、还是说需要首先套用客观标准,在力量对比的双方都旺,或者都弱的情况下,再进一步根据双方的力量强弱对比来确定喜忌?
    4、还是其他?

   (三)看命入手处问题
    有人说:八字用神,专求月令。
    有人说:看命先看财官,有财官不论格局。
    也有人说:有杀先论杀,无杀方论用。
    看命入手处,究竟为何?

   (四)十神位置关系与格局的关系问题
    同样是月令七杀,年财时食就吉,年食时财就凶吗?是因为凶在后,所以总体论凶吗?
    那么“时上一位贵”,为何又说“月制干强,其煞反为权印。”?为何凶在后,却又论吉?
    再深一点,就是当命局中存在着多个格局时,不同十神以及位置上的组合,吉凶又有何不同?

    上述问题,命书古籍中是否都有涉及?是否只是因为我们这些后人没有仔细研读,而被当今一些命学理论迷惑,走入歧途,在上述根本问题上没整明白,所以才在论命中碰壁?我们不妨一一进行考证。
    下一篇文章,将讨论第一个问题,即“日主旺衰平衡需要和格局舒配需要的关系问题”。

   (一)日主旺衰平衡需要和格局舒配需要的关系问题
    1、是只看日主旺衰平衡需要而定喜忌?日主旺,就喜抑制;日主弱,就喜生扶?
    2、或是只看格局舒配需要而定喜忌?逢官看财,逢财看食,逢印看官,逢杀看印?
    3、或是需要综合考虑格局舒配以及日主的旺衰平衡来定喜忌?
    4、需要兼顾的两面中,有没有优先性的问题?格局舒配优先,还是日主旺衰平衡优先?
    5、是不是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兼顾两者的需要?还是在某些情况下,只考虑其中之一方面,不需要考虑另外一方面?

    当今命学界出现了很多派别,所谓新派,因套不上个人的八字,已被我舍弃,所以不论。剩下的两大阵营,分别为格局用神派和平衡用神派。这两派之争的焦点是:以格局定命局喜忌,还是以日主旺衰定命局喜忌。甚至出现了“格局无用论”和“旺衰无用论”两种针尖对麦芒的观点。
    命局的喜忌,到底是看格局,还是看日主旺衰平衡?一般人,很容易陷入一个逻辑误区,就是把这个问题看作是:生存,还是死亡?之类的单选题,陷入非此即彼的死胡同。
    我们不妨考证一下古人的观点吧。
    现把命书古籍的观点按照成书年代由远至近列举如下:
    1、《渊海子平》,编著者是宋朝初的徐大升,其中“论正官”一篇中说道:
    “大率官星须得印綬、身旺则发;若无伤官破印,身不弱者便为贵命。”
    可见,徐大升认为官星的祸福是和日主的旺弱密切相关的。

    2、《神峰通考》,编著者是明朝正德年间的张楠,其中“正官格”一篇中说道:
    “但或只有官星一点,日主又旺,则官星轻而日主旺,运行官旺最为奇。”又有:
    “若官星犯重,日主根弱,克制日干太重,则不曰官星,而曰七煞也。七煞克身则喜伤官食神以制其官煞也。”
    可见,张神峰认为官星的祸福是和日主的旺弱密切相关的。

    3、《三命通会》,编著者是明朝万历年间的万育吾,其中“论正官”一篇中说道:
    “若官星結局,又有財資扶,非行身旺地不發。官止一二,無財有印,身弱無妨,若四柱皆歸背祿,宜推歲運向背財官旺地。何如?若財官滿目,日主衰弱,不能負荷,徒勞無用,運至財煞旺鄉,多染癆瘵,但有七煞行運複遇,便是徒流之命。”
    可见,万育吾认为官星的祸福是和日主的旺弱密切相关的。

    4、《命理约言》,编著者是清朝顺治年间的陈素庵,其中“看正官法”一文中说道:
    “看官之法,先论日干强弱。日干强则当扶官,日干弱,则当扶日,再看官星得时得势与否,适当月令,又透天干为上。……则干有支无,支有干无,皆需财以生之,则官之根茂。印以卫之,则伤官之害远,必须正财配偏印,偏财配正印,则财印不相战,或财在干,印在支,或印在干,财在支,虽皆正皆偏,各有理会,亦不相战也。”
   可见,陈素庵认为官星的祸福是和日主的旺弱密切相关的。
   如果只看蓝色文字,大家是否看到了如今“日主平衡用神派”的渊源了?这种角度被清末的任铁樵、民国的韦千里、徐乐吾继承和发扬光大,发展成舍弃格局,仅围绕日干强弱来讨论命局喜忌的论命体系,左右了命学界半个多世纪。
   但其实看看后面的紫色文字,我们可以发现陈素庵并没有舍弃格局搭配的论断,看正官,还是要讲究财官印的组合,只不过是把《渊海》、《神峰》以及《三命》中“格局第一、日主旺衰第二”的分析方法变成了“日主旺衰第一、格局第二”罢了。

    5、《子平真诠》,作者是清朝乾隆年间的沈孝瞻,其中“三十二、论正官取运”一文中说道:
    “正官用财,运喜印绶身旺之地,切忌食伤。若身旺而财轻官弱,即仍取财官运可也。”
    可见,沈孝瞻认为大运的喜忌是和日主的旺弱密切相关的。
    虽然《子平真诠》成书时间晚于《命理约言》,但沈孝瞻所持的还是《渊海》、《神峰》以及《三命》中的传统之法,即先讨论格局的向背,然后结合日主的旺衰,再确定运岁的喜忌,这和陈素庵的方法,还是有区别的。

    综上所述,命书古籍并没有机械地把“格局取用”和“日主旺衰平衡”这两个问题割裂开过,而是辩证地综合分析,既没有片面讲格局而不论日主旺衰,也没有抛弃格局而只从日主旺衰定命局喜忌。只不过,有些后人在学习古人的过程中,曲解了古籍真实意,抓住了一招半式,便自立门户,自称宗师,贻害不浅。

但是,古人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考虑日主旺衰平衡需要的!
    现把命书古籍的观点按照成书年代由远至近列举如下:
    1、《渊海子平》,编著者是宋朝初的徐大升,其中“论印绶”一篇中说道:
    “如带印綬,须带官星,谓之官印两全,必为贵命。若官星虽见成,得父母力,为福亦厚也;须行官星运便发,或行印綬运亦发。
    若用官不显,用印綬为妙;最怕四柱中岁运临财乡,以伤其印。
    若伤印,主破家离祖、出赘;又临死绝之地,若非降官失职,必夭其寿。”
    可见,徐大升在分析印格命局喜忌的时候,并没有考虑日主的旺衰问题。

    2、《神峰通考》,编著者是明朝正德年间的张楠,其中“印绶格”一篇中说道:
    “古歌云:月逢印绶喜官星,运入官乡福必清。死绝运临身不利,后行财运百无成。
     补曰:甲乙在亥子月生,丙丁在寅卯月生,戊己在巳午月生,壬癸在申酉月生,庚辛在辰戌丑未月生,或在巳午月生,皆是月逢印绶也。若四柱中元有官星,乃是官印相生,方为贵人,诚印绶格所最喜者也。若行官乡运,则发福几清厚。行死绝运,轻则灾疾损伤重则死亡孝服。若行财乡,贪财坏印,其祸百端。
     又曰:印星偏者是枭神,柱内最喜见财星。身旺遇之方是福,身衰枭旺更无情。
     补曰:印星偏者,如甲生亥月,乙生子月之类。无食则为偏印,有食则为枭神。柱中见偏财正财则吉,故曰偏印遇财乃发,又曰偏财能益(算)[寿]逢年,身旺遇之吉。若身弱逢枭旺,则为祸矣。所谓枭神兴,而早年夭折是也。”
    可见,张神峰在分析正印格命局的时候,没有考虑日主地旺衰问题;其在分析枭神格时,虽然谈到了身旺、身弱,但并不是在命局的十神喜忌,而是在揭示命主将要面临的人生大象而已。因为无论身旺、身弱,都是“柱内最喜见财星”。

    3、《三命通会》,编著者是明朝万历年间的万育吾,其中“论印绶”一篇中说道:
    “凡格喜身旺,惟印綬喜生弱,若元局帶財傷印,運行比劫身旺,亦能發福,無則不宜,如無官煞財神,又行身旺,主平常。”
    “又曰:身旺印多,財運無妨,身弱有印,煞運何傷!又曰:印綬有根,喜遇財星,印綬無根,忌見財曜,官星者,印綬之根也,印綬有官有財,則財生官,官生印,印生身,身克財則榮貴,故不忌。又雲:印綬有根,逢財則發,逢官則顯,逢合則晦,逢沖則災。《通明賦》雲:財印交錯,論其氣稟之輕重,倘若財輕而印氣重,舍財取印,其貴可知;倘若印氣輕而財氣重,舍印取財,雖有背祿,支幹重旺,反作資財。”
    又《三命》“论倒食”一篇中说道:
    “《萬祺賦》雲:梟神見官煞,多成多敗,偏印遇財曜,反辱爲榮,身旺爲貴,身弱乃常,有傷官而平生豐潤,值食神則處世伶仃。古詩雲:印星偏者是梟神,柱內最喜見財星,身旺遇此方爲福,身衰梟旺更無情。”
    可见,万育吾在分析正印格命局的喜忌时,考虑了日主的旺衰问题,但不是一见日主衰弱,就喜生扶之十神,如上文“身旺印多,財運無妨,身弱有印,煞運何傷!”。而其在论述枭神格命局的喜忌时,则引用了和《神峰通考》相同的古诗观点,不再赘述。
    另,这段古文,似乎也在说明着:日主的旺衰和印星的得令与否,没有直接的关系!

    4、《命理约言》,编著者是清朝顺治年间的陈素庵,其中“看正偏印法”一文中说道:
    “大抵印不论正偏,但当月令而取之为格,必不可伤,即不当月令而倚之为用,尤不可伤,在局在运皆然。”
    “总之局印太轻,须以官煞运生之,局印太多须以财运制之。若太多而强不可制,竞为下命。”
    可见,陈素庵在分析印绶格命局的喜忌时,没有考虑日主的旺衰问题。

    5、《子平真诠》,作者是清朝乾隆年间的沈孝瞻,其中“三十二、论印绶取运”一文中说道:
    “若用官而带伤食,运喜官旺印绶之乡,伤食为害,逢煞不忌矣。
     印绶而用伤食,财运反吉,伤食亦利,若行官运,反见其灾,煞运则反能为福矣。印用食伤,印轻者亦不利见财也。
     印用七煞,运喜伤食,身旺之方,亦为美地,一见财乡,其凶立至。
     若用煞而兼带伤食,运喜身旺印绶之方,伤食亦美,逢官遇财,皆不吉也。
     印绶遇财,运喜劫地,官印亦亨,财乡则忌。
     印格而官煞竞透,运喜食神伤官,印旺身旺,行之亦利。若再透官煞,行财运,立见其灾矣。”
    可见,沈孝瞻在分析印绶格命局的喜忌时,虽然提到了“运喜身旺之方”,但其并不是从日主弱需生扶、或者日主旺需抑制的角度来论断的,而是从印绶和其他十神的格局舒配的角度来考虑喜忌的。如上文中“印绶遇财,运喜劫地”的意思是,只要印绶遇财破格,不论日主旺衰如何,都喜比劫制财护印以成格。

    综上所述,命书古籍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考虑日主旺衰平衡需要的!

    那么,古代命师是如何处理格局取用和日主旺衰平衡的关系的呢?初步总结如下:
    1、分析命局喜忌,以格局舒配为优先,优先满足成格的条件(如逢官看财),或者优先满足去格之病的条件(或者是逢官遇食伤而看印);
    2、格局要成立,必须满足一个基本条件:财官既要乘旺气,也不能太过而反成灾殃。
看格局的时候,围绕财官等旺气十神为中心,抛开日主的旺衰不论。遇财官印食等吉神,要秉中和,不能太旺,旺则宜泄;遇杀伤枭等凶神,则要制化,但制之太过恐无用,还得生扶。论格局的时候,不论日主旺衰。


    3、在满足成格的条件后,再考虑日主的旺衰平衡需要。
    因为如果命局以及行运中没有财官等格局的存在,日主就没有富贵可言,分析日主的旺衰,其意义仅在于了解什么运岁会更糟糕。
    而如果存在财官之类的福气,则也需要日主有能力承担,这时候就需要考虑日主的旺衰了,因为日主弱,就好比虽然路遇金砖,无奈力气不够,无法获取;但日主过旺,财官福气却少,也容易因贪婪招灾。

    所以,要解决“理格局取用和日主旺衰平衡的关系”这个问题,还依赖于第二个问题,即“日主及十神的旺衰判断标准问题”的解决,可谓是环环相扣。
    下一篇文章,我们继续探讨如下内容:
   (二)日主以及其他十神的旺衰判断标准问题
    1、综合考虑格局和日主旺衰时,是否存在一个独立的、比较客观的旺衰的判断标准?
    2、是否要看日主和格局十神的力量对比情况来决定日主是旺,还是衰;或者格局十神是旺,还是衰?
    3、还是说需要首先套用客观标准,在力量对比的双方都旺,或者都弱的情况下,再进一步根据双方的力量强弱对比来确定喜忌?
    4、还是其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2-20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命理笔记13-古籍怎么说3-十神旺衰标准及应用-上
原文链接:blog.sina.com.cn/s/blog_54af2c900100hni8.html   


    接前文,在明白了分析命局喜忌需要优先考虑“格局舒配”,次要兼顾“日主旺衰平衡”的这一基本论命原则之后,我们仍然无法论命,因为还有一类关键问题没有解决,即:日主旺衰的判断标准是什么?是相对自身的某个绝对标准来判断的?还是相对财官等的力量对比来判断的?
    又《三命》“六神篇”有这样的文字:
    “正官佩印,不如乘马。(夫用官之法,大要健旺清高,最忌浅薄。官旺宜印,弱则宜财,此不易之理也。今言用印不如用财者,乃有一说。假如身旺官轻,多见印经,则日主意强而官意弱矣。《壶中子》云:官轻不若煞轻,所以喜财旺之地。生官克印,表里方得中和,于此足以发福。)”
   《三命》中所说的“官旺”、“官弱”的判断标准是什么?是相对自身的某个绝对标准来判断的?还是相对日主旺衰的力量对比来判断的?
    于是,我们可以将第2个分析命局喜忌的关键问题总结如下:
    日主以及其他十神的旺衰判断标准问题
    1、综合考虑格局和日主旺衰时,是否存在一个独立的、比较客观的旺衰的判断标准?
    2、还是要看日主和格局十神的力量对比情况来决定日主是旺,还是衰;或者格局十神是旺,还是衰?
    3、还是说需要首先套用客观标准,在力量对比的双方都旺,或者都弱的情况下,再进一步根据双方的力量强弱对比来确定喜忌?
    4、还是其他?

    现代不少命师围绕日主旺衰平衡取用神时,都会把旺衰程度分为5个级别:
    1-弱极(从格);2-偏弱;3-中和;4-偏旺;5-专旺(所谓:炎上、曲直、润下、从格、稼穑)
    我们不妨考证一下古人的观点吧,现把命书古籍的观点按照成书年代由远至近列举如下:

一、《渊海子平》,编著者是宋朝初的徐大升。
    (一)关于格局十神的旺衰标准如下:
    《论正官》中说道:
     “且如甲用辛为官,生于八月中气之后,金旺在酉,故谓之正官;如天干不透出辛字,却地支有巳酉丑,虽不能于八月中气之后,亦可言官。大要身旺,时辰归于甲木旺处。如岁时透出正官,地支又有官格,却不拘八月中气之后。”
    《论官星太过》中说道:
     “如壬癸生人,四柱是辰戌丑未巳午,天干不露官星与杀,则官杀暗藏于中为多。大凡官星多则杂,务要除而清之,乃可发福。若官星多又行官运,亦不济事。”
    《论官杀混杂要制伏》中说道:
     “官星要纯,不要杂。假如甲木用辛金为官,若年是辛,月是酉,时上亦是辛官,虽多儘不妨,盖纯一儘好;若有金或庚申,则混杂为杀,以伤其身。”
    《论偏官》中说道:
    “如有一杀,而制伏有二三,复行制伏之运,反不作福。何以言之?盖尽法无法,虽猛如狼,不能制伏矣!是又不可专言制伏,要须轻重得所;不可太甚,亦不可不及。”

    可见,徐大升在分析格局十神的多寡旺衰时,不同情况,用不同标准:
     1、正官,论为吉神,既要旺气,又不能太过,即所谓的“秉中和之旺气”,而且论正官的旺衰,不论其他十神对其的作用;
    根据上文,列正官成格的旺衰条件如下:
月令要求 节气要求  地支要求          天干要求
月令正官 月中气后  不明确           不明确
         月中气前  地支得三合官局   不明确
                   地支无三合官局   1≤正官≤2
其他月令无所谓    地支得三合官局   1≤正官≤2

     2、七杀,论为凶神,不论旺衰,不论多少,都要制伏,但制伏太过(食伤的力量≥七杀力量的3倍)时,又喜生扶七杀。
     3、正官格的遗留问题:
       A.月令正官,且是月中气后,又逢地支三合官局,两重旺气,如何论?
       B.其他月令,地支得三合官局,可年月时三处天干都透官,又如何论?
       C.因为《渊海》中只有弃命从杀,弃命从财的格局,没有弃命从官的格局,所以是否以“《神趣八法》”看之?如果不符,又当如何?
     注:这些遗留问题,我们不妨从下面有关日主旺衰标准的论断中去寻找答案吧。

    (二)关于日主“旺衰”的标准,有如下论述:
    插一句,阅读古文,不能忽略一种修辞方法,即“互文”,也叫“互辞”,是古诗文中常采用的一种修辞方法。古语对它的解释是:“参互成文,含而见文。”具体地说,上下两句或一句话中的两个部分,看似各说一件事,实则是互相呼应,互相阐发,互相补充。”

    《金玉赋》中说道:
     “生长有时,自春夏秋冬之属;旺衰有数,察贫贱富贵之机。”
     注:按照“互文”来理解,就是说:既要看季节,又要看数量。
    《子平举要歌》中说道:
    “造化先须详日主,坐官坐印衰旺取;天时月令号提纲,元有元无旺重举。”
    注:按照“互文”来理解,就是说:既要看日主的坐支,坐官则论衰,坐印则论旺,也要看是否得月令所藏人元的旺气。
    《论日为主》中说道:
     “以日为主,大要看日加临于甚度,或身旺?或身弱?又看地支有何格局?金木水火土之数;后看月令中金木水火土,何者旺?”
    注:这句话和前面《子平举要歌》中的“坐官坐印衰旺取”意思相仿,不同在于后面,这里说的是先看地支有何格局,再看月令旺气。
    至于“地支有何格局”,只要和前面《论正官》中的“地支有巳酉丑,虽不能于八月中气之后,亦可言官。”相互参看就可以发现:
    论格局十神或者日主的旺衰,都可依照同一种方法体系。或坐旺,或得令,或地支得局,皆可论旺,旺则堪用。

   (三)关于日主“偏旺为祸”的标准,有如下论述:
   《寸金搜髓论》中说道:
    “ 甲寅乙卯与戊午,支干同类子不足。
  己未庚申及癸亥,月令更旺成祸害。
  干支同类併身旺,剋子刑妻破祖田。”
    注:这段话中的“干支同类并身旺”的旺衰标准,又和《金玉赋》中的“生长有时,自春夏秋冬之属;”趋同了。
    当然,从这段话,关于“干支同类并身旺”的祸害范围也可能产生歧义:
    A.只会发生在“剋子刑妻破祖田”六亲方面,诸如事业财运等其他方面,则须另论;
    B.不仅“剋子刑妻破祖田”六亲不吉,其他功名利禄方面,皆不吉也。
    到底是哪一种呢?

  (四)关于日主得“专旺之气”的标准,有如下论述:
  《碧渊赋》中说道:
   “ 亥卯未逢于甲乙,富贵无疑。
  寅午戌遇于丙丁,荣华有准。
  庚辛局全巳酉丑,位重权高。
  壬癸格得申子辰,学优才足。
  戊己局全四季,荣冠诸曹;更值德秀三奇,名扬四岳。
  木全寅卯辰之方,功名自有。
  金备申酉戌之地,富贵无亏。
  水归亥子丑之源,荣华之客。
  火临巳午未之域,显达之人。”
   
    而看《碧渊赋》,则又需和《神趣八法》参看:
  “类象者:乃天地一类也。如春生人,甲乙天干,地支寅卯辰全,无间断破坏,谓之夺东方一片秀气;最怕引至时为死绝之乡,谓之破了秀气,运至死绝,则不吉。或时上年上引生旺,为之秀气加临,十分大美。
  属象者:乃天干甲乙木,地支寅卯未全者是也。
  从象者:如甲乙日主无根,地支全金,谓之从金;四柱纯土,谓之从土;四柱纯水,谓之从水;四柱纯木,谓之从木;只有秀气者吉,无秀气者不吉。或天干有甲乙字,或有根者不吉。其从火者,大旺运吉,死绝地凶。
  化象者:乃甲乙日生人,在辰戌丑未月,天干有一己字合甲字,谓之甲己化土,喜行火运;如逢甲乙木生旺运,化不成,反为不吉。己字中露出二甲字,谓之争合;有一个乙字露出,谓之妒合,为破格不成。
  鬼象者:乃秋月生甲乙日,地支四位纯金,谓之鬼象;只要鬼生旺运皆吉。怕见至死绝之乡,而又身旺则不吉。”
    注:看来,要达到专旺,至少需要满足如下条件:
    1、地支得三合局,或者三会局(一般论会局>合局);
    2、月令为旺神的禄、旺(本气)之地;
    3、旺神引至时支,不能为死绝之乡。

   (五)关于日主“弱极”的标准,有如下论述:
   《身弱论》中说道:
   “阳木无根,生于丑月;水多转贵,金多则折。
   乙木无根,生临丑月;金多转贵,火土则折。
   丙火无根,子申全见;无制无生,此身贫贱。
   六甲坐申,三重见子;运至北方,须防横死。
   丙临申位,阳水大忌;有制身强,旺成名利。
   己入亥月,怕逢阴木;月逢印生,自然成福。
   己日逢杀,印旺财伏;运转东南,贵高财足。
   壬寅壬戌,阳土透露;不混官星,名崇显禄。
   阴水无根,火乡有贵。
   阳水无根,火乡即畏。
   丁酉阴柔,不怕多水;比肩透露,格中返忌。
   戊寅日主,何愁杀旺;露火成名,水来漂荡。
   庚午日主,支火炎炎;见土取贵,见水为嫌。
   辛金身弱,卯提入格。
   癸酉主衰,见财成格。
   癸巳无根,火土重见;透财名彰,露根则贱。”

  《弃命从杀论》中说道:
   “甲乙无根,怕逢申酉;杀合逢之,双目必朽。
   甲木无根,生于丑月;水多转贵,金土则折。
   乙木酉月,见水为奇;有根丑绝,无根寅危。
   乙木坐酉,庚丁透露;二库归根,孤神得失。  
   丙火申提,无根从杀;有根南旺,脱根寿促。
   阳火无根,水乡必忌。
   阴火无根,水乡有救。
   阴火酉月,弃命就财;北方入格,南则为灾。
   戊己亥月,身弱为弃;卯月同推,嫌根劫比。
   庚金无根,寅宫火局;南方有贵,须防寿促。
   辛巳阴柔,休囚官杀;运限加金,聪明显达。
   壬日戌提,癸干未月;运喜东方,逢冲则绝。
   弃命从财,须要会财。
   弃命从杀,须要会杀。
   从财忌杀;从杀喜财;命逢根气,命殞无猜。”
   注:从这两段诗文看,从财、或者从杀的格局,日主、月令以及透干的组合,是有特殊要求的,不能一概而论。
   比如上文中,丙火从杀的条件,并没有说丙逢亥、子月,无根从杀;而是说丙逢申月,无根从杀。可见丙火与不同地支的组合,意义是不同的。
   参照《喜忌篇》中所说的“五行绝处,即是『胎元』;生日逢之,名曰『受气』。”
   注:木绝在申,火绝在亥,金绝在寅,水绝在巳,土临寅地,都是得印星的长生之地,所以论为绝处逢生。
   可见,如果丙生子月,为胎地,不论最弱;而丙生亥月,为绝处逢生,也不是最弱。反而丙生申月,丙火处病地,而克星七杀却临长生之地,情势最为恶劣也,最堪论从了。

二、《神峰通考》,编著者是明朝正德年间的张楠。
   (一)关于格局十神的旺衰标准如下:
   《正官格》中说道:
   “古歌云:正气官星月上推,无冲无破始为奇。中年岁运来相助,将相公侯总可为。
   补曰:正气官星,谓阳见阴、阴见阳,如六甲日生酉月、六乙日生申巳月、六丙日生子月、六丁日生亥日之类,乃月正官也。柱中无冲刑破害,功名显达,始为奇特,”
   “但或只有官星一点,日主又旺,则官星轻而日主旺,运行官旺最为奇。”又有:
   “若官星犯重,日主根弱,克制日干太重,则不曰官星,而曰七煞也。七煞克身则喜伤官食神以制其官煞也。”
   “大抵用月上官星要官旺,官旺方好取用。官星有病,各因病而药之。官旺多喜食神以制去之,官星气弱喜用神以生之,官旺之运以助之。”
   “若日干官星二者纯和无病,具是平常人也。…..惟官星太弱、太旺方为有病,因其病而药之,斯可作为休咎而论祸福也。”

   《月支正财格,附弃命从财格》
   “如身财两停或身旺财轻,则喜财官旺运,忌身旺比劫之乡,宜轻重较量。”

  (二)关于日主“旺衰”的标准,有如下论述:
   《月支正财格,附弃命从财格》
   “甲寅乙卯日坐禄,甲子乙亥日坐印,而柱中生扶日主,是为身强,正财有气者最喜也。
    如身居休囚死败,天元羸弱,柱中支干重重、三合财多,非徒无益,则反生煞生灾。
    如身财两停或身旺财轻,则喜财官旺运,忌身旺比劫之乡,宜轻重较量。
    亦有身弱全无根气,满局财煞,弃命从之者,复行财官旺乡,大发者有之,不可遽以身弱财多断之。”

   《偏官格》中说道:
   “ 古歌云:绝处逢生少人知,却去当生命理推。返本还原宜细辩,忽然屯否莫猜疑。
  又歌云:或云胎养小长生,人命惟逢自积灵。若也修文应称遂,不然荣运亦光享。
  古歌云:偏官如虎怕冲多, 运旺身强岂奈何。身弱虎强成祸害,身强制伏贵中和。
   《玄机赋》云:身强杀浅,杀运无妨。杀重身强,制乡为福。
    解曰:身居强旺而杀浅者,强行杀旺无制之运,亦无妨害,所谓原犯鬼轻,制却为非是也。七杀太重而身弱者,虽行制伏得宜之乡,方可发福,所谓一见制伏却为贵是已。”

   (三)关于日主得“专旺之气”的标准,有如下论述:
   《曲直仁寿格》中说道:
   “楠曰:曲直仁寿格者,如甲日干,地支寅卯辰具全,便得东方仁寿之气。故曰仁寿。此格屡验,大畏庚申酉字冲破东方气,则夫亦贵人,八字清纯也。吾见此格亦不畏其寅卯辰字太多及不畏壬癸生木之类,只怕申酉庚辛破格也。只要寅卯辰三字全,方作此格,若有申酉一字破之不吉也。
    解云:此格,日干甲乙木,地支要寅卯辰或亥卯未,全无半分庚辛之气,行运喜东北方,用此怕西方运,更怕刑冲。”
   注:张楠所举的李总兵造  甲寅  丁卯  乙未  丙子,地支并没有“寅卯辰或亥卯未”,却仍然论作了“曲直仁寿格”,原因何在呢?大概原因有两条吧:
   1)四柱中有“寅卯未”的组合,该组合在《渊海》“神趣八法”中出现了,归于“属象”;
   2)四柱中“子卯未”的地支组合,也可以类似地看作“亥卯未”。

   《稼穑格》中说道:
   “楠曰:稼穑格者,盖取戊己日干,见辰戌丑未及巳午未字多,若四柱无官煞,则用此格。但丑未戌月,四柱纯土无木克者,多从此格。运喜南方火土之地,及行西方制木之运,多富贵;见木运克破稼穑,必死。其论精详屡验。稼穑类,戊己日生未月太旺,则不入此格。但辰戌丑月土弱,方作此格。
    格解云:此格,日干戊己,地支要辰戌丑未全,无木克制,有水为用,方成此格;运喜西南,忌东北。”

   《炎上格》中说道:
   “楠曰:炎上格,丙丁生寅卯月,得寅午戌火,则为火虚有焰,畏水破格,亦畏火气太炎,则火不虚矣,畏金水破火破木,此格略验。
   格解云:且如丙丁二日,见寅午戌全,或巳午未全,亦是忌水乡金地,喜行东方运,怕冲,要身旺,岁运同。”

   《润下格》中说道:
   “格解云:且如壬癸日,要申子辰全或亥子丑全是也,忌辰戌丑未官乡,喜西方运,不宜东南,怕冲克,岁运同。
   诗曰:天干壬癸,喜冬临,更值申辰会局成,或是全归亥子丑,等闲平步上青云。”

   《从革格》中说道:
   “格解云:且如庚辛日,见巳酉丑全,申酉戌全者是也,忌南方运,庚辛旺运则吉也。
    诗曰:金居从革贵人钦,造化清高福禄深,四柱火来相混杂,空门艺术漫经纶。
    碧渊赋云:庚辛局,全巳酉丑,位重权高,又曰,全备申丙戌之地富贵。
    楠曰:从革格,谓庚辛日干,见申酉戌全,或巳酉丑全,此多剥杂,原非纯粹可观,与壬癸润下格理同。
    润下、从革此二格吾见多矣,未尝有富贵者。但当以别理推之。
    止有曲直、稼穑二格多富贵,火全巳午未格亦未见其美,由是尊其所正而阃其所谬也。”

   《从化格》中说道:
    “楠曰:从化格者,书云从化得从,显达功名之客。但六阴日主身弱多作从化,多主富贵。如乙日干见庚辰时,地支或全巳酉丑或全辰戌丑未四字,亦作乙庚化金看,行西方,富贵无疑。一见丙丁运,破金即死。说见下文见验从化格类。六阳日干不能从化也。”

    可见,张神峰在对待格局十神和日主的旺衰时,有以下特点:
    1、格局十神从月令取;
    2、日主坐禄或坐印,且柱中得生扶,即可论旺。
    3、日主坐“休囚死败之地”,才论“天元羸弱”;绝处,论逢生;胎、养,论小长生。也就是说,不论弱。
    注:这一条和《渊海》“喜忌篇”中的“绝处逢生”之说
    4、很重视日主与格局十神的轻重较量,但不同的格局十神,处理方法不同:
       A.财星,若命局身财两停或身旺财轻,则都喜运逢财官旺地;
          这一条和现代的日主平衡用神派的观点,是一致的。
       B.七杀,若命局身杀两停,或者是身强杀弱但无制伏,则都喜运入制杀之乡;只有制杀太过的时候,才喜运逢财杀之地。
          注意:身强杀弱,不是都喜抑身扶杀!这一条和现代的日主平衡用神派的观点,就不同了!同样是综合格局十神和日主的力量平衡来分析喜忌,七杀格和财星格的处理,是不同的!原因应该在于:一个是克入,一个是克出;一个是凶煞,而另一个吉神。
       C.正官,张楠的处理则似乎有些偏颇,认为身官两停,就是平常命,只有官星太旺,或者太弱,才为病,有病才为贵。
    这一条,我们继续从古文中找答案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2-20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命理笔记13-古籍怎么说3-十神旺衰标准及应用-中
原文链接:blog.sina.com.cn/s/blog_54af2c900100hniw.html  


三、《三命通会》,编著者是明朝万历年间的万育吾。
    接上文,《神峰》中关于正官格与日主的平衡喜忌问题,留下了一个空当,我在《三命》“六神篇”中就找到了答案:
    “夫用官之法,大要健旺清高,最忌浅薄。官旺宜印,弱则宜财,此不易之理也。今言用印不如用财者,乃有一说。假如身旺官轻,多见印经,则日主意强而官意弱矣。《壶中子》云:官轻不若煞轻,所以喜财旺之地。生官克印,表里方得中和,于此足以发福。”
    评:如果官轻,身也轻,则如何处理?
    答:以旺神言格局,即放弃官格,围绕新格局来讨论。

    接着言归正传,看看《三命》对于格局十神和日主的旺衰标准是怎么评判的。
   (一)关于格局十神的旺衰标准如下:
   《論正官》中说道:
   “正官爲六格之首,止許一位,多則不宜。”
   “正官先看月令,然後方看其餘。……甲日生酉月,乙生申巳,……,癸生辰巳戌月,皆爲正氣。官星更天干透出,如甲見辛酉,乙見庚申之例,謂之支藏幹透,餘位不宜再見,又須日主健旺,得財印兩扶,柱中不見傷煞,行運引至官鄉,大富大貴命也。”
   “又曰取官星不必專泥月令支辰,或月幹,或年日時支幹,只一處有,不曾損傷,皆可取用。故經雲:明幹有氣明幹取,明幹無氣暗中取。若明幹無氣,引歸地支,或有助托,運行得地,亦不減月內官星之福。”
   “大忌刑衝破害、傷官七煞、貪合忘官、劫財分福,爲破格。如甲生酉月,見卯爲沖、酉爲刑、午爲破、戌爲害、丙爲合、乙爲劫、丁爲傷克、庚爲混雜、須是官星純一,五行和粹,方以正官論。若見前忌柱中,雖有物去之,亦不純粹。”
   “若官星結局,又有財資扶,非行身旺地不發。官止一二,無財有印,身弱無妨。若四柱皆歸背祿(伤官),宜推歲運向背財官旺地。何如?若財官滿目,日主衰弱,不能負荷,徒勞無用,運至財煞旺鄉,多染癆瘵,但有七煞行運複遇,便是徒流之命。”
   “又曰甲生醜月,內有辛金,又值酉時,己是重犯,若天干複透辛多,更行西方,力不勝任,變官爲鬼,旺處必傾,多致災夭,須有合制方吉。”
   注:这一论和《渊海》“身弱论”中的“甲木无根,生于丑月;水多转贵,金土则折。”以及《神峰》“正官格”中的“若官星犯重,日主根弱,克制日干太重,则不曰官星,而曰七煞也。”观点是一致的。
即,不是官多就论杀,只有官多+日主根弱都具备的情况下才论杀。
   “若自身乘旺,如甲寅、乙卯等日,更有印生助,官星雖多亦不爲害。”
   注:这一论和《神峰》“月支正财格”中的“甲寅乙卯日坐禄,甲子乙亥日坐印,而柱中生扶日主,是为身强”观点一致。但,日主身旺,官星虽然多不为害,但是否有损贵气呢?
   “又曰正官格,要行印鄉,即是逢官看印,柱中原有印隨,官因輕重,日幹強弱,以觀所以之運,身弱印輕,要補其印,身旺官輕,要補其官,行傷官運即是背祿,行身旺運即是逐馬。”
   《六神篇》中说道:
   “夫用官之法,大要健旺清高,最忌浅薄。官旺宜印,弱则宜财,此不易之理也。”

  《論正財》中说道:
   “故財要得時乘旺,不偏正混亂,不重疊多見,自家日主有力,皆能發福。若財多身弱,柱無印助;財少身強,柱有比劫,太過不及,皆不爲福。”
   “又曰:財爲養命之源,凡人八字不可無財,但不要太多,多則不清,若柱原無財而行財運,乃有名無實,如財多身弱,又行官鄉財旺之地,見財盜氣,官克身,不惟不發祿,且禍患百出。”
   “《珞》雲:若月令得財局,身衰逢印資助,當作富論。”
   “又曰:財爲馬,官爲祿,二者不可缺一,實難兩全,原有財星宜行官運,原有官星宜行財運,行財運生官,行官運發財,若柱中原無官星,只是財多,又行財運,亦能成就名利,間有登科者。蓋財不畏多,多則暗生官也,須得身旺方能勝任,若無財,官多身受其制,反不爲吉,柱中無官,只取有財爲福。”
   评:看了一堆现代书,我之前似乎陷入一个误区,看是否发财,就看比劫克财,食伤生财,以及财临旺地。这一段,万育吾前辈则教导我们,财多配印,也是富命;财旺生官,行官运不是生官,反而是发财!都需要围绕格局十神来看作用的出入方向,财星泄气,则不是发财;只有财星进气,或者被护卫的时候才发财。
   《中書奧旨》雲:我去克他爲妻財,幹強則富。又雲:身弱財多,喜兄弟羊刃爲助。又雲:財旺者遇比無妨。秘訣雲:財生身旺兩相停,不喜再見比肩。
   《萬祺》雲:正財逢生旺而優遊享福,遇劫財則晦滯呻吟,官星若見,平生惹是招非,七煞若逢,處事少成多敗。財旺身衰,禍深福淺,財多身弱,要印扶身,身旺財衰,怕劫分奪,財食入庫者福厚,例食求財者貧夭。
    又雲:若財旺身衰,主妻秉男權,持家幹蠱,又主有好子替力,反得優遊之樂,運行比劫,妻妾多危。
    詩曰:財多如何不發財,只因身弱少培栽,運到比肩身旺地,富貴榮華次第來。
    又:財多身弱刃剛強,身旺之鄉大不祥,鳳寡鸞孤寒夜怨,房中妻哭兩三場。
    评:不论身旺身弱,不论财星和日主是否平衡,只要“運行比劫,妻妾多危。”可见,发不发财,看的是财星和日主的平衡,而看妻妾,则是大忌比劫。分析的中心点,不同,吉凶不同。

    书读到此,似乎有个体会:
    1)在论财星的时候,现代日主平衡用神派的观点,似乎和古书一致。财星相对较弱,则补财;日主相对较弱,则扶主,总之,要身财平衡。但古书中,对于得印扶和得比劫助的吉凶是有着不同区分的;现代日主平衡用神派则显得过于“一刀切”。
    2)而论到官杀,虽然仍然讲究格局十神与日主的平衡,但古书是以官杀为中心来讨论的,并且区分吉神、凶煞;而现代日主平衡用神派则是以日主为中心来讨论,并且似乎有些官杀不分。所以在吉凶的论断上,往往背道而驰了。

   (二)关于日主得“专旺之气”的标准,有如下论述:
   《三命》中关于日主旺衰的判断标准,散落于文中各处,现做一个集中整理:
    卷二《論五行旺相休囚死並寄生十二宮》中说道:
    “凡推造化,見生旺者未必便作吉論,見休囚死絕未必便作凶言。如生旺太過,宜乎制伏,死絕不及,宜乎生扶,妙在識其通變。古以胎生旺庫爲四貴,死絕病敗爲四忌,余爲四平,亦大概言之。”
    卷五《天元坐煞》中说道:
    “如乙丑日,醜中自坐辛金爲煞,喜生春夏,乙木健旺,煞自有制,不喜明見丙丁。”
    卷九《六庚日戊寅時斷》中说道:“巳月,庚長生,丙健旺,身鬼俱強;”
    卷九《六庚日壬午時斷》中说道:“庚寅日壬午時,辰戌醜未巳申酉月,身旺,俱貴。”
    评:这几处说的是:得令则旺。但此处的得令,指不是五行本气月令。而是从如下两个方面进行综合分析:
    1)按照卷二《論五行旺相休囚死並寄生十二宮》区分旺相休囚以及12宫;
    2)按照卷四《論五行時地分野吉凶》区分五行特性和调候喜忌,如冬天虽然水旺,对木来说是相地,但木是死木,必待冬至过后,阳气回程,才可论木有生气。而夏天,虽然火旺,木是休地,但如果得水滋润,则枝繁叶茂。
    3)对于胎元、长生、库这几宫论贵,似乎仅限于阳干,阴干得之需细论。

    卷八《六甲日丙寅時斷》中说:“甲日丙寅時,甲木寅上健旺,”
    卷九《六己日己巳時斷》中说:“己日己巳時,金火相合,己以丙爲印,巳中有丙,健旺;”
    卷九《六庚日壬午時斷》中说:
    “庚日壬午時,官印健旺。庚以丁爲官,己爲印,壬爲食。午上壬食無氣,丁己祿旺。”
    卷六《冲合禄马》中说道:
    “甲寅、乙卯、丙午、丁未、戊午、己未、庚申、辛酉、壬子、癸亥,以上十日本身健旺”
    卷十一《明通赋》
    建禄坐禄,或归禄通财官、印绶,富贵长年。
  (建禄以月言,坐禄以日言,归禄以时言,此建禄格。本身健旺,故独遇财则富,独遇官则贵,独遇印则秀。以其干旺,又主长寿,安享福禄。若三者兼有,亦妙。)

    评:这几处说的是:月日时得禄,即论健旺。
    结合前文引述《三命-论正官》中的“若自身乘旺,如甲寅、乙卯等日,更有印生助,官星雖多亦不爲害。”又结合前文分析《神峰》所得“日主坐禄或坐印,且柱中得生扶,即可论旺。”
    综合来看,可知建禄本身就可言旺,而坐禄、归禄,则是需要“柱中得生扶”这个条件配合才可论旺的。

  (三)关于日主得“专旺之气”的标准,有如下论述:
   卷六《曲直》说:
   “甲乙日得亥卯未局,柱中須有亥字帶印爲入格,若無亥有卯,止是木之本氣,卻要見金土爲貴,既無亥字,又無金土,則木不秀不實,難以言貴。如甲寅日有亥,時見丁卯劫財、陽刃、傷官,雖貴不全合格。
   詩曰:甲乙日生亥卯未,局全曲直須榮貴,柱中無亥宜土金,自是生來享福地。
   又曰:甲乙生人寅卯辰,又名仁壽兩堪評,亥卯未全嫌白帝,若逢坎位必身榮。”
   评:此格《神峰》中说屡验,但成格条件和《三命》不同。《神峰》中说要毫无金气,而此处《三命》则说“无亥,则要见金土为贵”。

   卷六《稼穡》
   “賦雲:戊己忻逢四季,乃爲稼穡之名。是戊己生逢季月,喜見木爲官,止得一木爲妙,木多則土虛,主虛詐爲破家不仁之人。辰未土聚之地,見巳午火即貴,亦不宜多,多則土燥,不能滋生萬物。醜戌之土,內懷金氣,不宜重見,恐存煞气,不生萬物,又不宜見金泄氣,不貴。秋土不成器爲死土,因土內含金,冬土不成器爲泥土,因土內含水,故土只四季也。
   詩曰:戊己日生宜四季,多防醜戌壞金氣,生來見木或逢熒,個中消息真榮貴。
   又:  戊己生逢四月中,戊辰醜未要全逢,喜行財地嫌官煞,運到東方定有凶。”
   评:此格《神峰》中说屡验,但成格条件和《三命》不同。《神峰》中说要无木、有水,而此处《三命》则说“止得一木为妙”。

    卷六《炎上》说:
    “丙丁日遇寅午戌局,柱中須有寅字帶印爲入格,無寅止是九流近貴之命,若火自旺,無亥水相濟,不貴。喜東北方運,忌見辰醜戊己,晦火光明,多主眼疾,或患風氣,柱有木製成貴,忌水金鄉,怕沖。
    詩曰:丙丁日坐寅午戌,火炎上格從此出,無寅無亥不成名,忌逢土晦主殘疾。”
    评:此格《神峰》中说略验,但成格条件和《三命》不同。《神峰》中说1)要生于寅卯月;2)忌金、水,而此处《三命》则说“火自旺,无亥水相济,不贵”。

三、《三命通会》,编著者是明朝万历年间的万育吾。
    接上文
    卷六《從革》说:
    “辛日見巳酉醜局,須帶丙丁巳午一二位方成其器,但不可火多。如辛巳、辛酉、辛醜三日不喜五月生,被火所傷,宜八月或水土養育食神印綬爲吉。
    詩曰:白虎但逢巳酉醜,格乎從革名偏厚,丙丁巳午少逢之,貴氣煉成官最久。
    又:  金居從革貴人欽,造化清高福最深,四柱火來相混雜,空門藝術謾經論。”

    卷六《潤下》
    “壬癸日見申子辰全,忌引卯巳死絕之地,三刑四沖之鄉,死絕則不流,沖刑則橫流,歲運同。或曰水太泛須柱有土神一兩位制之,得成堤岸,既有土怕會木爲凶,如有木傷土要金印救解,終是一生成敗。運喜西方,不宜東南。
    詩曰:壬癸日逢申子辰,局名潤下最爲真,必須巳午並辰戌,申字當權貴絕倫。
    又:  天干壬癸喜冬生,更值申辰會局成,或是全歸亥子醜,等閑平步上青雲。”

    评:从革、润下2格《神峰》中说不验!且成格条件和《三命》不同。倒不妨按照《三命》的成格条件来验证之。

    卷十一《明通赋(东海徐子平撰。易水万育吾解。)》说:
    “甲曲直,丙炎上,官高克妻而不富;戊从革,庚润下,职重嗣少而自贫。
(甲见亥卯未,回曲直。丙见寅午戌,日炎上。戊见巳酉丑,曰从革。庚见申子辰,曰润下。甲丙见水火局,则太旺,能三合义出官局,故主官高,然有羊刃、劫财,故克戊庚见金,水局则脱气,能三合义出官局,故主职重,然柱中原无官煞,故少于。要之此四格,皆偏党,所以福禄不全。)”
    评:这一段告诉我们,不是看到专旺格成立,就一好百好了!比劫太旺则贫而克妻,身弱则不担财,所以不富;身弱又逢食伤旺,一方面伤官伤尽可致贵,但因为官为子,子受伤,所以嗣少。
    看富贵,则以格局十神为中心,吉者喜顺,凶者喜逆,旺衰次之;
    看六亲,则以六亲星为中心,参看六亲宫位,喜秉中和之气,忌太过与不及。
    标准是不一样的!

   (四)关于日主“弱极”的标准,有如下论述:
    卷五《棄命從煞》中说:
    “《獨步》雲:棄命從煞,須要會煞從財,忌煞從煞。蓋言從煞格,以煞神太重,身無所歸,不得已從之,要行煞旺及財鄉,四柱無一點比肩印綬方論,如遇運扶身旺,與煞爲敵,從煞不專,故爲禍患。
經雲:棄命從煞論剛柔。言棄天干從地支,隨五行性情,陰乾從地支,煞純者多貴,以陰柔能從物也。陽幹從地支,煞純者亦貴,但次於陰,以陽不受制也。水火金土皆從,惟陽木不能從,死木受斧斤,反遭其傷故也。
    《元理賦》雲:平生爲富且貴,皆因煞重身柔。鬼多無鬼,反不爲凶。
    古歌曰:五陽坐日全逢煞,棄命相從壽不堅,如是五陰逢此地,身衰煞旺吉堪言。”

    卷六《棄命從財》中说:
    “《獨步》雲:棄命從財,須要會財,若逢根氣,命損無猜。假如丁生酉月,柱多庚辛,日幹無氣,只得棄命相從,運入北方財官旺地,乃爲入格,南行災。
    古歌雲:日幹無氣滿盤財,棄命相從是福胎,運旺財官皆福貴,如逢根助反爲災。”

    评:此2从格源出《渊海》“身弱论”和“弃命从杀论”。《神峰》中论述较少,只有“从化格”有展开论述并有命例,但也不是从格,而是化格。
    3书似乎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要区分阳干、阴干。《神峰》说阳干坚决不化。
    参看《滴天髓》中的“阳干从气不从势,阴干从势无情义。”可知:阳干要从,需要“四柱无一点比肩印绶”才可;而阴干,只要满足“地支财杀一党”即可。但也须注意,甲木遇从格,论凶,不论吉。
    另外,如《三命》所说,七杀毕竟为凶煞,阳干不得已曲从,容易“寿不坚”!而阴干阴柔,则无此忌。

   四、《命理约言》,编著者是清朝顺治年间的陈素庵。
   (一)关于日主及十神的旺衰标准如下:
   《看命总法二》中说道:
   “推命先看日干,或得时,或失时,或得势,或失势。下坐某支,紧贴某干,于日干生克扶抑何如。随看余三干及四支,于日干生克扶抑何如,此恒法也。
    然不特日干而已,凡柱中干支皆当如此研究,如看年干,先看得时得势否?下坐扶抑何如?月干时干亦然。又看年支,先看得时得势否?上载何干紧贴何支?于年支生克扶抑何如?随看余三支四干,于年支生克扶抑何如?月支时支亦然。如此一一研究的确,然后用之为官煞,为财印,为食伤,其是强是弱,当用当舍,自然精当无差,洞彻不惑矣。此看命第一要诀也。”

   《看月令法二》中说道:
    “格局先取当令,次要得势,若日主之为旺为弱,官煞、财印食伤之为旺为弱,亦先以月令推之。
如木在春月为旺,在惊蛰以后,谷雨以前,为尤旺,在秋月为弱,在白露后,霜降以前为尤弱。或党多援众,则秋木亦旺,势孤克众,则春木亦弱。余仿此。”
    评:这种结合节气深浅讨论旺衰的方法,应该出自《渊海》,前文引用过“论正官”中的“且如甲用辛为官,生于八月中气之后,金旺在酉,故谓之正官。”在《约言》之后出现的《子平真诠》中也专门有一章节是讨论“论用神配气候得失”的。

   《看偏正财法》中说道:“适当月令而有气为得时,不当月令而成象为得势。”
    评:结合后文《两神成象赋》来看,此处的“得势”、“成象”指的是:四柱4干4支,某一五行,就占去至少2干2支。

  (二)关于格局十神与日主的平衡喜忌:
  《看命总法一》中说道:
   “看命大法,不过生克扶抑而已。列下四柱,先看日干是何五行;随看月支,或是生我克我,或是我生我克。如月支本气透于天干,寅透甲,午透丁,即取为格,系正官、食神、偏财、偏印,则宜生之助之;系偏官、伤官,则宜制之化之。若本气未透遭克,则寅不用甲,而用所藏之丙戊;午不用丁而用所藏之己。
   若所藏之神,又不透、遭克,则不用月支,而用别干之势盛力旺者为格。
   其禄刃比劫,无论在干在支,均不以取格,但用为日干之助耳。
   总之以日干与财官等较其强弱,强者抑之,弱者扶之,不能扶抑者,以运扶抑之,其必不可扶者则弃之,必不可抑者则顺之。
   惟合化格、一气两神格、暗冲暗合格,不在此例。”

   《看正官之法》中说道:
   “看官之法,先论日干强弱。日干强则当扶官,日干弱,则当扶日,再看官星得时得势与否,适当月令,又透天干为上。”

   《看偏正财法》中说道:
   “看财之法,不论正偏,只取得时得势,适当月令而有气为得时,不当月令而成象为得势。然看日干强弱为要,日干强,则当扶财,日干弱,则当扶日。”

   评:
   1)格局首取月令,月令不可用,方取别处旺神为用。这和《渊海》、《三命》是一脉相承的。
   2)总是看财官和日主的相对强弱来决定喜忌,总是扶弱抑强,这种方法显然已经偏离了《渊海》、《神峰》和《三命》了!
      在《约言》之前的古籍中,如果身旺,足够担财官,即使财官多一些,也是无妨的,反而是福气更厚。只有在身弱无力承担时,财官多才是灾。古籍中的“旺衰”是独立判定的,不是看日主和财官的相对强弱来判定的。
     显然,陈素庵的这种“革新”观点遗毒不浅,现代日主平衡用神派的发起人韦千里、徐乐吾,都是《命理约言》的“继承者和发扬光大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2-20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命理笔记13-古籍怎么说3-十神旺衰标准及应用-下
原文链接:blog.sina.com.cn/s/blog_54af2c900100hnjo.html  


五、《子平真诠》,作者是清朝乾隆年间的沈孝瞻。
   (一)关于日主及十神的旺衰标准如下:
   《六、论十干得时不旺失时不弱》中说道:
   “书云:得时俱为旺论,失时便作衰看。虽是至理,亦死法也,然亦可活看。
况八字虽以月令为重,而旺相休囚,年月日时,亦有损益之权。故生月即不值令,而年时如值禄旺,岂便为衰?不可执一而论。犹如春木虽强,金太重而木亦危。秋木虽弱,木根深而木亦强。干甲乙而支寅卯,遇官透而能受,逢水生而太过,是失时不弱也。
   是故十干不论月令休囚,只要四柱有根,便能受财官食神而当伤官七煞。长生禄旺,根之重者也;墓库余气,根之轻者也。得一比肩,不如得支中一墓库,如甲逢未、丙逢戌之类。乙逢戌、丁逢丑,不作此论,以戌中无藏木,丑中无藏火也。得二比肩,不如得一余气,如乙逢辰、丁逢未之类。得三比肩,不如得一长生禄刃,如甲逢亥子寅卯之类。阴长生不作此论,如乙逢午、丁逢酉之类,然亦为有根,比得一余气。盖比劫如朋友之相扶,通根如室家之可住,干多不如根重,理固然也。
   今人不知命理,见夏水冬火,不问有无通根,便谓之弱。更有阳干逢库,如壬逢辰、丙坐戌之类,不以为水火通根身库,甚至求刑冲开之。此种谬论,必宜一切扫除也。”
   评:“失时不弱”一说,可以追溯到《渊海》“论正官”中的“如岁时透出正官,地支又有官格,却不拘八月中气之后。”和《约言》中的“得势”为旺,也可以说是一脉相承。
   但3书的观点,还是有区别的。《渊海》看重的是地支三合局、三会局;《约言》看重的是干支五行同气的数量比重;而《真诠》似乎将前两种观点融为一炉,并且给出了量化公式:
   “长生禄旺,根之重者也;墓库余气,根之轻者也。得一比肩,不如得支中一墓库;得二比肩,不如得一余气;得三比肩,不如得一长生禄刃;盖比劫如朋友之相扶,通根如室家之可住,干多不如根重,理固然也。”
   但《真诠》似乎将《神峰》和《三命》中的另外一种旺气的标准给忽略了,那就是:“坐印,且得生扶。”也就是说,《真诠》似乎忽略了印绶的作用。
   不过,《真诠》在后面论诸格行运吉凶的章节中,对于有印、无印的不同喜忌,都进行了区分。也许,沈孝瞻认为印绶不影响旺衰,但影响命局喜忌吧。

  (二)关于格局十神与日主的平衡喜忌:
   《三十二、论正官取运》中说道:
   “如正官取运,即以正官所统之格分而配之。
正官而用财印,身稍轻则取助身,官稍轻则助官。若官露而不可逢合,不可杂煞,不可重官。与地支刑冲,不问所就何局,皆不利也。
   正官用财,运喜印绶身旺之地,切忌食伤。若身旺而财轻官弱,即仍取财官运可也。
   正官佩印,运喜财乡,伤食反吉。若官重身轻而佩印,则身旺为宜,不必财运也。”
   评:正官格,如果命局只有财官印等吉神,则只有在日主身弱、无力担官时,才需要考虑日主的平衡,才喜扶身。不是日主平衡用神派所谓的,官比日主旺时,就要扶身,就喜印比。
  
   “正官带伤食而用印制,运喜官旺印旺之乡,财运切忌。若印绶叠出,财运亦无害矣。
正官而带煞,伤食反为不碍。其命中用劫合煞,则财运可行,伤食可行;身旺,印绶亦可行,只不可复露七煞;若命用伤官合煞,则伤食与财俱可行,而不宜逢印矣。”
   评:正官格,如果命局出现了食伤、七杀等凶神,则如何保全格局就成为首要问题了,是喜印,还是喜比,都要看围绕格局十神,看格局舒配的需要了,而不是看日主旺衰平衡需要。
   正官格,就要围绕正官看,财生官,印护官,所以财、印都是正官的一党,所以“正官佩印,运喜财乡。”,不怕财星坏印,因为正官是中心,印绶泄官星之气,而财星是生官制印的。
   而遇到食伤,不能说食伤生财,财生官,依次相生为吉;而应该从正官的角度看,食伤就是破官的,所以,即使有财星存在,也是“正官用财,......切忌食伤。”。也不是说只要见官,就忌伤官。如上文“正官佩印,......伤食反吉。”因为有印绶护卫,不怕食伤。

   《三十四、论财取运》中说道:
   “其财旺生官者,运喜身旺印缓,不利七煞伤官;若生官而后透印,伤官之地,不甚有害。至于生官而带食破局,则运喜印绶,而逢煞反吉矣。
    财格佩印,运喜官乡,身弱逢之,最喜印旺。
    财用食生,财食重而身轻,则喜助身;财食轻而身重,则仍行财食,煞运不忌,官印反晦矣。
    财用食印,财轻则喜财食,身轻则喜比印,官运有碍,煞反不忌也。”
    评:财格,如果命局只有食财官印这些吉神,则只有在日主身弱、无力任财时,才需要考虑日主的平衡,才喜扶身。不是日主平衡用神派所谓的,财比日主旺时,就要扶身,就喜印比。
   
    “财带伤官,财运则亨,煞运不利,运行官印,未见其美矣。
    财带七煞,不论合煞制煞,运喜食伤身旺之方。
    财用煞印,印旺最宜,逢财必忌。伤食之方,亦任意矣。”
    评:财格,如果命局出现了伤官、七杀等凶神,则如何保全格局就成为首要问题了,命局的喜忌,都要围绕格局十神来看,看格局舒配的需要了,而不是看日主旺衰平衡需要。
    上文中说“财用食生,煞运不忌。”又说“财带伤官,煞运不利”呢?同样是食伤生财,财生煞的顺生组合,为何吉凶不同呢?作为下一个研究课题吧。

    《三十六、论印绶取运》中说道:
    “其印绶用官者,官露印重,财运反吉,伤食之方,亦为最利。
    若用官而带伤食,运喜官旺印绶之乡,伤食为害,逢煞不忌矣。
    印绶而用伤食,财运反吉,伤食亦利,若行官运,反见其灾,煞运则反能为福矣。印用食伤,印轻者亦不利见财也。
    印用七煞,运喜伤食,身旺之方,亦为美地,一见财乡,其凶立至。
    若用煞而兼带伤食,运喜身旺印绶之方,伤食亦美,逢官遇财,皆不吉也。
    印绶遇财,运喜劫地,官印亦亨,财乡则忌。
    印格而官煞竞透,运喜食神伤官,印旺身旺,行之亦利。若再透官煞,行财运,立见其灾矣。”
    评:从上文可知,印绶格的喜忌分析,需要特殊对待。
    如果命局出现七杀,则转化成“煞用印绶格”围绕七杀去看即可。
    如果命局出现官星,则转化成“正官佩印格”围绕正官去看即可。
    如果无杀无官而见财,则围绕“印绶格”的保全去看,喜比劫去财,喜官印生扶,而遇到食伤运,因为印格不破,所以不忌。但是,如果印轻财旺,财星坏印了,可以转化成“财星佩印格”去看了。
    印用食伤,即所谓的“食伤泄秀格”了,喜忌就如上文所说了。

    《四十、论偏官取运》中说到:
    “煞用食制,煞重食轻则助食,煞轻食重则助煞,煞食均而日主根轻则助身。忌正官之混杂,畏印绶之夺食。”
    评:围绕七杀来看,印绶是泄杀气的,食神是制杀的,都是制化七杀的,为何说“畏印绶之夺食”呢?
    答:克比泄有力,本来是克,现在换成了泄,自然危险加大了!下文中说“煞用印绶,伤官为美。”就是这个意思,印绶在先,伤官后来,不破印绶,反而去克七杀,对七杀的制化程度加强了,所以为美。
    但同时也要注意另外一个问题,即印绶能否夺食,则取决于双方的力量对比,以及食神的根基深浅,如《真诠-论十干得时不旺失时不弱》中所说:“是故十干不论月令休囚,只要四柱有根,便能受财官食神而当伤官七煞。”只要食神根基牢固,也不是轻易就被印绶所夺的。

    “煞用印绶,不利财乡,伤官为美,印绶身旺,俱为福地。
    七煞用财,其以财而去印存食者,不利劫财,伤食皆吉,喜财怕印,透煞亦顺。其以财而助煞不及者,财已足则喜食印与帮身,财未足则喜财旺而露煞。
    煞带正官,不论去官留煞,去煞留官,身轻则喜助身,食轻则喜助食。
    莫去取清之物,无伤制煞之神。
    煞无食制而用刃当煞,煞轻刃重则喜助煞,刃轻煞重则宜制伏。无食可夺,印运何伤?七煞既纯,杂官不利。”
    评:现代日主平衡用神派,多官杀不分,违背了古籍真实意,从《渊海》到《神峰》、《三命》,再到《约言》、《真诠》,即使是特别注重日主和格局十神相对强弱平衡的陈素庵,也是把七杀和正官区别对待的,都认为七杀是凶煞,而正官是吉神,在平衡喜忌的处理上,原则是不同的。
    正官是吉神,在身官两停的时候,喜行财官运以增加福气。
    七杀是凶神,不论多少,都要有制化。在身杀两停的时候,则喜行身旺食伤之地以制杀。只有在制杀太过的时候,才喜财煞滋扶。
    也正因为七杀是大凶星,所以首先考虑的是如何化杀为用,而不是日主的旺衰平衡。如上文所说的“煞重食轻则助食”,在煞重的情况下,明知身弱,明知食神会泄日主之气,令日主更弱,但是仍然喜食神先去制杀!好比一个饥饿的人,遇到了老虎,是先把食物给老虎吃饱以保全自己的性命,还是先填饱自己的肚子,然而最终还是要进老虎肚子里?

六、总结规律
   通过上文对《渊海》、《神峰》、《三命》、《约言》以及《真诠》的引述和评析,我们可以发现两个特点:
    (一)判定格局十神(或日主)是否健旺的方法,各书基本上是一脉相承的,不需要对两两十神进行强弱对比,总结如下:
    1、月柱本身坐禄,即使财官等吉星,旺度已足够,再多都容易成灾。
    2、地支得三合局、三会局,且本气根,不在月支。
    3、不当令,但五行成象,即至少占据2干2支。
    4、结合节气深浅、旺相休囚和五行四时特性,看是否得令,得令即旺。
    5、年柱坐禄,或者月日时得禄,且得生、扶,且相连成势;
    6、坐印(包括长生),且得生扶,且相连成势。
    以上6条,每一条都可以单独作为判断是否十神健旺的标准。如果同时具备多条,则看下面的规则。
    7、如果格局十神(或日主)的旺度超过上述健旺的标准,则看其是否达到专旺格的标准,如果达到专旺格的标准,则按专旺格分析喜忌;如果达不到专旺格的标准,则以“偏旺”论,按照不同格局舒配的不同要求来分析喜忌,而不是简单地围绕日主旺衰平衡来取喜忌。
    8、如果日主(格局十神必定是旺神,所以不论此条)的旺度低于上述健旺的标准,则看命局是否构成从格,如果构成从格,则按从格分析喜忌;如果不构成从格,则以“偏弱”论,按照不同格局舒配的不同要求来分析喜忌,而不是简单地围绕日主旺衰平衡来取喜忌。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出现了“胎、养、绝处逢生”等根,论有气,不论从。
    另外,如《真诠》所说:“十干不论月令休囚,只要四柱有根,便能受财官食神而当伤官七煞。”只要根基不损(冲破、合去),对应十神一般不会被克掉,不论从。

    (二)在处理格局十神和日主的平衡关系上,只有《命理约言》是另类,始终关注两者的平衡,讲究扶弱抑强;
    而《渊海》、《神峰》、《三命》、以及《真诠》则一脉相承,都是围绕格局十神,区分吉神、凶煞,吉者顺之,凶者逆之,不同情况,不同对待,而不是围绕日主与格局十神的平衡。其特点可概括为如下几个方面:
    1、分析命局喜忌,以格局舒配为优先,优先满足成格的条件(如逢官看财),或者优先满足去格之病的条件(或者是逢官遇食伤而看印);
    2、格局要成立,必须满足一个基本条件:财官既要乘旺气,也不能太过而反成灾殃。
    看格局的时候,围绕财官等旺气十神为中心,抛开日主的旺衰不论。遇财官印食等吉神,要秉中和,不能太旺,旺则宜泄;遇杀伤枭等凶神,则要制化,但制之太过恐无用,还得生扶。论格局的时候,不论日主旺衰。
    3、在满足成格的条件后,再考虑日主的旺衰平衡需要。在格局条件还没满足的条件下,不考虑日主的旺衰。特别是命局中出现七杀凶星的时候,即使身弱,也喜食伤制杀。
    因为如果命局以及行运中没有财官等格局的存在,日主就没有富贵可言。
    而如果存在财官之类的福气,则也需要日主有能力承担,这时候就需要考虑日主的旺衰了,因为日主弱,就好比虽然路遇金砖,无奈力气不够,无法获取;但日主过旺,财官福气却少,也容易因贪婪招灾。
    4、在需要考虑日主旺衰的时候,按如下步骤:
       1)是否构成从格、化格,专旺格,或者两行成象格?
          如果成立,则特殊对待。否则,按照一般格局来对待,但也需要分情况处理,如下。
       2)遇七杀格(如七杀),先保命,不论旺衰,都要围绕制化凶神来定喜忌;只有凶神已经制伏且秉旺可用时,才考虑扶助弱身的问题。
       3)遇财官格,也要分情况处理,不是简单地在格局和日主之间搞平衡;
          A.如果日主不够健旺,则要生扶日主,否则好比病人入宝山,拿不动;
          B.如果日主达到健旺,好比举重运动员可以举起比自己体重多几倍的杠铃一样,健旺的日主,则可以多担财官,但似乎力量对比也有一个上限,以制杀太过的数量比例“七杀独一,制伏二三”看,如果财官的力量超过了日主力量的2倍,则要论凶了。
       4)遇印绶格,如果印绶格能成立,则忌财;否则尽可能转化为杀格、官格,或者财格去看。
       5)遇食伤格,类似印绶格的处理,尽可能转化为其他格局来看,否则就按照“吉者顺之,凶者逆之”的大原则,必要的时候兼顾日主旺衰平衡来分析喜忌了。

    笔记做到这里,大家可能已经有所察觉了,虽然有十神、六格之分,但似乎可以通过转化的方法,把格局种类的数量进一步压缩,以简化论命的难度。
    另外,命局的喜忌分析,
    既不是简单地只看日主旺衰平衡,弱则扶,强则抑;
    也不是简单地看格局十神的旺衰平衡,弱则扶,强则抑;
    也不是简单地看日主和格局十神的力量平衡,扶弱抑强;
    而是要综合上述3种因素,并且考虑命局十神的组合模式,才能做出判定。

    下面的文章,我们将结合古今一些命例来探讨如下的问题:
    是否“看命先看财官,有财官不论格局。”?以及“十神位置关系与命局的喜忌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电脑详批生辰八字算命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元亨利贞网 ( 闽ICP备05001105号 )

GMT+8, 2018-9-25 00:16 , Processed in 0.15781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3-2018 China95.Ne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